三十而已 42 | Nothing But Thirty 42

顧佳在長沙玩了幾天,這天晚上突然想通,買了最後壹班的機票準備回上海,可在安檢的時候卻突然決定不走又留了下來。顧佳跟閨蜜報平安,鐘曉芹聽著顧佳的聲音,感覺她的心情還是挺輕松的,問她現在是什麽情況。

顧佳想通了,她還是決定離婚,也跟許幻山提了,但是許子言必須由她撫養。不過夫妻壹場,善良的顧佳不會讓許幻山凈身出戶。顧佳感慨做了太久別人的老婆,別人的媽媽,別人的女兒,接下來她要為自己而活,為此決定再玩幾天,等收拾好心情就回去。鐘曉芹在家寫作沒有靈感,於是收拾行李準備去長沙找顧佳。

王漫妮去公司上班,大家看她眼神特別怪異,不過她並不在意,並且還寫了壹封致全體人員的信,希望他們有任何舉報弗蘭克的證據可以匿名發到她的郵箱。王漫妮也因此被弗蘭克針對,不讓她進入公司。王漫妮並沒有放棄,她跟弗蘭克硬剛,雖說她進不了公司,但她還是會完成手上的幾單追逃單。王漫妮找到依依姐,請她幫忙消化宇泰商務的庫存,這樣不僅可以幫忙追回欠款,還能幫自己完成業績。跟王漫妮對脾氣的依依姐,爽快答應下來。

王漫妮下班回家,氣急敗壞的弗蘭克堵她算賬,跟她談條件,給她壹筆錢,這筆錢足夠讓她在上海安身立命,條件是撤銷所有對他的檢舉材料。王漫妮沒有妥協,指責弗蘭克的原則是壹退再退,只是他的問題就算不是自己舉報,也是早晚會被爆出來。

王漫妮甩掉弗蘭克,剛回到家喝口水壓壓驚,接到魏先生的電話,瞬間給嚇壞了。魏先生讓司機接王漫妮壹起吃個飯,見面的時候,魏先生表情嚴肅,弗蘭克被帶走,王漫妮壹個人竟把他的銷售部搞得人心惶惶。王漫妮以為魏先生不高興,趕忙道歉。結果魏先生卻誇王漫妮在行正義事,沒必要道歉,其實魏先生早就想動弗蘭克,沒想到被王漫妮提前了。魏先生意外王漫妮竟然是壹個會正面剛的姑娘,已經是孤立無援的境地,竟然還跑倉庫去要賬,這點令他很欣賞。

顧佳下定決心和許幻山離婚,她是真的沒有辦法為了孩子跟許幻山相安無事繼續生活下去。許幻山苦求顧佳原諒,顧佳坦言許幻山承諾最美的藍色煙花只為她壹個人燃放,現在這個信念崩塌了,就像壹根刺紮進她的心裏,拔出來濺她壹身血,放壹次疼壹次,不過他們的婚姻不是失敗,而是結束。

顧佳和許幻山準備簽離婚協議時,許幻山接到電話說煙花廠爆炸的消息,死了兩名員工,還有幾名員工受傷,瞬間蔫了。顧佳和許幻山沒來得及辦理離婚手續,趕回公司去處理事情,了解到不是生產線出現問題,而是最後壹批的藍色煙花儲存出現問題導致爆炸。

許幻山躲在辦公室裏,顧佳希望他明白,以前不管出任何事,都是自己替他扛,但這壹次,他必須自己去面對。此時,許幻山才深刻地認識到自己錯得多麽離譜,這就是他不聽顧佳勸說,壹意孤行必須承擔的後果。許幻山去幼兒園偷看許子言,然後去公安機關自首。

陳嶼開車去車站接鐘曉芹回家,問她這趟去長沙的收獲。鐘曉芹故意賣關子,到家了才激動地給陳嶼看壹本房產證。原來鐘曉芹沒有去長沙,而是回陳嶼的家,幫陳嶼媽媽買下民宿,這樣陳嶼媽媽就不用擔心租金連節假日都不敢休息,甚至還可以來上海找他們玩。陳嶼震驚極了,鐘曉芹知道陳嶼特別在意突然來的這筆錢對他們的影響,與其被他們揮霍,不如用在實處,還安慰陳嶼不要有壓力,因為辦完這件事的她心裏是特別的踏實。鐘曉芹和王漫妮聽說煙花廠爆炸的消息趕來看望顧佳,因為煙花廠爆炸,有許多違約的訂單需要賠償違約金,還有需要給出事員工家庭的撫恤金,顧佳和許幻山因為離婚還沒來得及辦,這是屬於夫妻共同債務,她得壹同承擔,並且已經把現在住的房子掛在網上,準備賣了還債。

鐘曉芹回家看望爸爸媽媽,鐘媽媽聽說鐘曉芹給陳嶼媽媽買房子的事有意見在生氣。鐘曉芹苦口婆心說了當初陳嶼媽媽為了她和陳嶼省吃儉用把錢給他們買了現在這套房子,陳嶼還在這套房子上加上她的名字,她也想幫陳嶼卸下包袱,這樣更有心思做自己喜歡的事,兩個人的小日子才能過得越來越好。陳嶼下班來接鐘曉芹,正好在門口聽到鐘曉芹的這番話,十分感動,感慨自己撿到壹塊寶。

顧佳這些天都在煙花廠跟出事員工家庭談賠償求原諒,拿到諒解書就可以給許幻山減刑。顧佳還決定年前把煙花公司關了,然後給員工壹筆遣散費好安心回家過年。

推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