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而已 40 | Nothing But Thirty 40

因為林有有威脅到了兒子許子言,顧佳只得讓許幻山約林有有出來見面,三個人坐下來把所有的事情說明白。許幻山當著顧佳的面告訴林有有,他不會離婚,不管顧佳是否原諒他,後半輩子都會用真誠去彌補,懇請林有有離開放過他。

林有有還很自信是顧佳威脅許幻山,才讓他說出這番話。顧佳質問林有有哪裏來的自信,認為她可以拯救許幻山。林有有故意將手機裏她和許幻山壹起吃過的晚餐照片給顧佳看,顧佳毫不示弱,明確他們吃過多少晚餐,酒店開過多少次房以及租房,花的每壹分錢都是他們夫妻的共同財產,自己有權利問她要回來。只不過看她剛畢業沒錢,自己就當請她了。

林有有還不肯放棄,諷刺顧佳愛算賬,隨後扯下衣服,給顧佳看自己胸口紋的那朵藍色煙花。這壹刻,顧佳再也不撐不住了,不得不承認被傷到了,她把自己關在浴室,泡在浴缸裏。曾經許幻山說這輩子所有的作品都會送給顧佳,為她準備獨壹無二的煙花秀,壹輩子愛她,當初的承諾還猶在耳旁,現在多麽諷刺。顧佳是真的被刺痛了,之前以為許幻山的每壹場煙花都是為了她為了這個家,現實卻是如此可笑,難堪。

王漫妮為了追債,跟對方承諾隨叫隨到。那個欠債的是個小姑娘,比王漫妮還小幾歲,王漫妮喊她依依姐。這天晚上,依依姐開車撞倒路肩車胎爆胎,於是打電話把王漫妮叫出來。王漫妮幫忙叫人來換胎,在等待的過程中和依依姐聊天,訴說這幾天很慘,第壹單活不但沒把錢要回來,還把媽媽攢給她的嫁妝給搭進去,領導打壓她,現在大家都笑話她。

依依姐認為王漫妮在跟自己賣慘耍苦肉計,王漫妮多麽希望這是壹個計,只不過這是依依姐這樣有錢人家的孩子體會不到的。王漫妮還講剛從閨蜜那裏過來,老公出軌,小三橫行,自己除了陪她哭什麽都做不了。依依姐感慨她去做醫美,是因為活著沒有讓她能哭出來的事。王漫妮調侃依依姐為難她是為了找不痛快,依依姐脖子都錯位了,卻還要去歌廳跟朋友唱歌,還讓王漫妮陪著她。

網站編輯找到鐘曉芹,說是她寫的小說點擊率很高,有幾家知名的影視公司想要拿到小說的影視版權去拍電視劇,版權費已經出到兩百二十萬,並且還不包括圖書版稅。次日,王漫妮因為到現在壹單都沒完成遭老大弗蘭克訓話,還要她走人。就在這時,依依姐來還錢,她和王漫妮十分對脾氣,決定以後公司的業務由王漫妮負責。弗蘭克的態度立馬來了個壹百八十度大轉彎。

晚睡前,鐘曉芹欲言又止跟陳嶼提起寫小說的事,想讓陳嶼看小說的內容,只是因為裏面涉及到陳嶼,所以由陳嶼決定,要是看完覺得不舒服,就扔了再也不提。陳嶼準備要看,鐘曉芹又擔心陳嶼看到內容會不舒服,又給收起小說。陳嶼則趁鐘曉芹睡著,偷偷看完小說。次日吃早餐的時候,陳嶼表態不介意內容,並坦言從小說裏發現自己之前做的確實有很多不對的地方,還開玩笑以後吃軟飯。

壹早,許子言就纏著顧佳問爸爸媽媽是不是要離婚了。顧佳聽了特別難受,許子言還說爸爸媽媽真離婚的話,他會選爸爸,雖說他最喜歡媽媽,但他選爸爸,這樣媽媽就舍不得離開他們。顧佳聽了特別難受,是真的不知道該怎麽辦了,只好去養老院找顧爸爸商量。

顧爸爸約許幻山見面,許幻山跪下求顧爸爸原諒。顧爸爸要求許幻山跟顧佳離婚,許幻山指出顧佳十幾歲就沒有媽媽,現在許子言還那麽小,這個家就這麽散了怎麽辦,求顧爸爸再給他壹次機會幫幫他。顧爸爸聽了有所觸動。

鐘曉芹給家裏換了把密碼鎖,以後再也不用跟那破鎖較勁。陳嶼聽說壹個密碼鎖就要四千八,趕緊將鐘曉芹拉到壹旁說話。鐘曉芹說明已經拿到版權費,壹共壹百五十六萬,還拉著陳嶼去商場好壹通揮霍,還堅持買了壹臺按摩椅要給陳嶼,主要是陳嶼以前編片子落下頸椎病,要給陳嶼好好按摩。鐘曉芹還讓陳嶼以後想做什麽都可以去,自己可以替他分擔。

顧爸爸主動約林有有見面,跟她說掏心窩子的話,許幻山明確表態願意回歸家庭,希望她知難而退。林有有做不到,認為她這輩子遇不到更愛的人。

推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