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而已 37 | Nothing But Thirty 37

顧佳心情不好去跑步,遇到王漫妮。王漫妮奇怪顧佳這麽晚了還在跑步,是不是和許幻山鬧別扭了。顧佳否認,然後關心起王漫妮的新工作。王漫妮說起新工作需要強大的意誌力,不確定是否適合她,但她必須撐下去,要把壹路的灰頭土臉全都抖掉。顧佳特別羨慕王漫妮,自從有許子言後,她根本不敢去賭壹把。王漫妮發現顧佳今天很奇怪,不過顧佳什麽都不願說。

簡妮發現王漫妮被分到的都是些欠了好幾年的賬款,好心教她銷售部也是有生物鏈的,有些客戶是遺忘型的,還有是難纏的,裏面的門道是很多的。他們應收部門,對內誰都不能得罪,對外又得拉得下臉皮放得下身段。

陳嶼和鐘曉芹回到上海,他直接將車開到民政局門口,鐘曉芹對此很意外,陳嶼坦言在去接鐘曉芹之前就已經做好準備要復婚。二人將離婚證換回結婚證,興奮地從民政局走出來,結果發現車子又被貼了罰單,就跟之前領證和辦理離婚證時壹樣,不過兩人保證以後再也不來這裏了。

鐘曉芹和陳嶼復婚了,晚上卻跟兩個閨蜜聚在壹起。顧佳和王漫妮好奇是什麽讓鐘曉芹下定決心復婚,鐘曉芹提起在崇明島的那天夜裏,當車燈照亮她的那壹刻,她感覺特別踏實,所以不管以後怎麽樣,都有勇氣走下去。

林有有發微信給許幻山,要跟他慶祝兩人在壹起壹個月的紀念日。許幻山拒絕並跟林有有提分手,林有有不同意,許幻山氣得將手機關機。煙花廠因為沒有包裝紙,導致整個生產線都停了,顏廠長急得不行找來煙花公司卻又聯系不上許幻山,只能聯系顧佳,顧佳出面解決了包裝紙的事。

王漫妮去要賬,發現那家公司連門都沒開,而門口還堵著許多職業要賬的。王漫妮壹直等到天黑,眾人散去後她還在那等著,之後她故意躲到壹旁,只見裏面的偷偷跑了出來。王漫妮悄悄跟了上去,只見那人去面館打包面又回來。王漫妮激動給簡妮打電話說堵到那個人,轉身卻看見許幻山和林有有手牽手在江邊說話,她趕緊掛斷電話,拿起手機拍下他們在壹起的照片。有那麽壹刻,王漫妮沖動想把照片發給顧佳,猶豫後覺得不妥選擇放棄。

陳嶼接鐘曉芹回他們的家,鐘曉芹看到魚室真的都清理掉了,有些感動,她和陳嶼深情擁吻。許幻山趕回公司,顧佳安排悠悠送顏廠長回去休息,顏廠長看到悠悠發現跟上次見到的跟許幻山壹起來的悠悠不是壹個人,瞬間楞住,許幻山也有些慌,就害怕顏廠長說出什麽。顧佳註意到顏廠長和許幻山的表情,心情有些復雜。

許幻山找陳旭喝酒,陳旭看出許幻山有心事,許幻山咨詢陳旭跟特別難纏的姑娘怎麽分手,當然聲明不是他。顧爸爸之前在養老院暈倒三次,這次是暈倒在地上被人發現送來醫院。顧佳擔心,強烈要求顧爸爸必須做檢查,可顧爸爸心疼顧佳花錢,怎麽都不肯做檢查,還在聽說交了的那些錢不能退,這才去做了檢查,好在是沒什麽大問題。明天還要去醫院,去養老院來回折騰,顧佳讓顧爸爸在家裏住壹晚。

王漫妮又等到晚上堵到鄭理想,並且了解到情況,鄭理想做生意賠了,有套房子讓中介掛上去賣,擔心債主追上門房子不好賣,就帶著兒子躲在這個小地方。王漫妮沒有逼鄭理想,看他實在沒錢,還主動幫他們父子付了飯錢。鄭理想感動答應王漫妮,等房子賣了錢,第壹個還給王漫妮的公司。

復婚後,陳嶼有了很大的改變,遇到事情主動跟鐘曉芹溝通商量。夜裏,顧佳問許幻山上次是不是悠悠陪他去的煙花廠。許幻山還狡辯稱那個悠悠是公司的客戶,不是他們公司的悠悠。顧佳只問許幻山,是誰讓他下決定繼續生產藍色煙花。許幻山跟顧佳甩臉色,說是他自己,沒有人影響他。

顧爸爸睡不著在書房翻看著相冊,他壹直擔心著顧佳,感慨許子言才是顧佳真正的精神支柱,同時還感謝許幻山這個女婿。許幻山聽了心裏愧疚,懊悔。

推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