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而已 38 | Nothing But Thirty 38

王漫妮告訴簡妮,她加了鄭理想的微信,鄭理想還給她發了房產證信息,她上網查了,確實掛在網上賣。簡妮恭喜王漫妮有了進展,可突然間發現鄭理想的那筆賬就要進壞帳,這樣壹來得上法院走仲裁,鄭理想也會因此上失信名單,而且走法律程序的話,就算要回來的賬也不算王漫妮的業績。簡妮讓王漫妮去催催鄭理想,看能不能提前還款。王漫妮找到鄭理想商量,說明其中的利害關系,勸他能還點是點。

王漫妮和鐘曉芹在姜辰的咖啡廳見面,她實在憋不住給他們看自己拍的許幻山和林有有的照片。鐘曉芹沖動想要馬上打電話告訴顧佳,王漫妮勸住,畢竟照片上他們並沒有過分的舉動,還不能確定許幻山出軌。姜辰也說了如果他們就這樣告訴顧佳,會讓顧佳覺得尷尬。

鐘曉芹實在憋不住,回家就問陳嶼,若是閨蜜的老公疑似出軌,該不該告訴閨蜜。鐘曉芹糾結矛盾,到底該不該告訴顧佳,可她實在是真的忍不了,想要馬上打電話告訴顧佳。陳嶼攔住鐘曉芹,說明顧佳和許幻山兩人若因為這件事離婚,那鐘曉芹以後怎麽跟顧佳相處,她們是真閨蜜就不能冒這個險,建議鐘曉芹真的不放心就先去顧佳那邊看看是什麽情況。

此時林有有在顧佳家裏,工人清洗完空調後,她找顧佳簽字,故意挑釁讓顧佳看到她手中的黃色創可貼。這個創可貼跟許子言的是壹樣的,那壹刻,顧佳的腦袋壹片空白,之後瞬間聯想起最近的事,大概知道發生什麽事,壹個人呆坐著。鐘曉芹和王漫妮要找顧佳說林有有的事,在物業前臺看見林有有,認出就是照片中的那個女人。二人趕緊上樓,奇怪門怎麽沒關,而顧佳壹個人呆坐在那裏。

鐘曉芹和王漫妮想要說林有有的事,不過她們還沒開口,顧佳就說她大概知道發生什麽事,但她要自己去搞清楚。鐘曉芹和王漫妮陪著顧佳壹路跟著林有有,只見林有有走進壹棟公寓,隨後許幻山出現也走了進去。事情擺在眼前,鐘曉芹和王漫妮氣憤要去抓奸,可準備下車的時候,顧佳突然腦袋壹片空白全身發軟,她不想上去了,她沒法面對門打開,看到他們兩人在壹起的樣子。

回到家,顧佳就讓陳姐收拾好許子言的東西,今晚許子言跟鐘曉芹壹起住,陳姐也休假兩天。顧佳發信息把許幻山叫回來,非常冷靜地問他是從哪裏回來的。許幻山謊稱是從公司回來的,顧佳覺得很可笑,直言已經看到許幻山去了那裏。事情敗露,許幻山坦白是去跟她說分手的,已經買了機票,讓她回北京。顧佳聽到北京覺得很諷刺,看來去北京談煙花項目的時候就開始了,指責許幻山還給她安排樓下物業的工作,偷情竟然偷到自己眼皮子底下來。

顧佳質問許幻山出軌有沒有想過兒子,有沒有想過她,又是否想過他們這個家。顧佳又問許幻山和林有有第壹次是怎麽開始的,是不是喝酒了。許幻山沒有說話,顧佳覺得很可笑,許幻山連酒後亂性的借口都不願找,看來對林有有是動了真感情。顧佳痛苦許幻山讓她活得像個傻子壹樣。

許幻山說起前陣子總是失眠,因為害怕顧佳會知道他們的事,剛剛收到顧佳微信的時候就有預感,東窗事發了。回來的路上,許幻山壹直在想要怎麽圓謊,可打開門看到顧佳坐在那裏的時候,他竟然有種如釋重負感覺。這段時間,他壹直在想辦法,想要在顧佳知道之前解決這件事,只是林有有不同意分手。顧佳苦笑著問許幻山,是不是想像以前壹樣,每次遇到什麽坎,都要自己去解決。

許幻山跟顧佳懺悔,他內心無比內疚愧疚,哭求顧佳原諒,還不要臉地求顧佳幫他解決林有有。顧佳現在什麽都不想聽,許幻山說的話她是壹句也不會相信。顧佳難受痛苦地走下樓,王漫妮趕緊迎了上去,她送許子言到鐘曉芹家後就回來了,擔心顧佳有事就壹直在樓下等著。

王漫妮帶顧佳到她家住壹晚,顧佳心裏難受想喝酒,王漫妮把家裏的酒全拿出來給顧佳,讓她想喝就喝,想讓她喝多了好睡,自己不喝,她難受了自己可以陪著。顧佳痛苦得嘶吼,再也忍不住撕心裂肺地哭了起來。王漫妮心疼極了,照顧哭累的顧佳睡下。

次日壹早,王漫妮準備好早餐喊顧佳起來,她要是想許子言,鐘曉芹隨時可以把許子言送過來。王漫妮壹會要去忙工作,爭取中午回來陪顧佳吃午飯。顧佳讓王漫妮忙工作,她壹會要回家,這事拖不了,也逃避不了,必須要解決。

推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