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而已 39 | Nothing But Thirty 39

老大弗蘭克找王漫妮談話,指出她到目前為止壹筆款都沒有收回來。王漫妮解釋原因,她手中的都是故意超期不付款的客戶。弗蘭克根本不聽,這些都是借口,只能說明王漫妮沒有能力勝任這份工作,並且說明他這裏的規矩,十天之內開不了張的絕不能留下。

王漫妮只有催鄭理想還錢,鄭理想叫苦只借了三萬多,聽說王漫妮有七萬塊的存款,讓王漫妮先借給他六萬五,這樣他就可以先還十萬,等房子賣了還七萬塊。王漫妮想到老大的訓話和業績,本著對鄭理想的信任,沒有猶豫就把六萬五轉給鄭理想,結果鄭理想收到錢就拉黑了王漫妮,王漫妮這才知道自己被騙。

王漫妮趕到鄭理想公司門口,明白鄭理想離婚是為了保全財產,賣房是最後壹步,雇這麽多人住在這裏,就是為了讓他們相信根本沒想跑路。王漫妮正懊惱無助之時,接到魏先生的電話,讓她來見面。

鐘曉芹和陳嶼帶著許子言去海洋館玩,壹直都是陳嶼抱著許子言,鐘曉芹關心陳嶼會不會累,陳嶼聽了特別開心。看著鐘曉芹特別耐心細致地餵許子言吃飯,陳嶼突然說要知道怎麽樣才能讓鐘曉芹快點長大, 就是家裏面再添個小的,鐘曉芹聽了怪害羞的。

顧佳跟許幻山提出離婚,孩子的撫養權歸她,煙花公司歸許幻山,這套房子作為離婚財產分割,而茶廠本來就是她的。許幻山苦苦哀求顧佳看在兒子的面上原諒他,顧佳質問許幻山出軌的時候怎麽沒有想到兒子。許幻山聽了還很委屈,控訴顧佳壹直以來都咄咄逼人,自己走的每壹步都是顧佳做的決定,拿余光看他,自己在她面前不像個男人,什麽事她都要管著。

許幻山的這番話讓顧佳很傷心,清楚就算沒有林有有,他們也過不下去了,出軌不過是壹種表現而已,可笑的是她還壹直活在美好婚姻的幻想中,不過這樣正好,離婚對他們來說都算是壹種解脫。顧佳讓許幻山離開家,許幻山狼狽地推著行李箱來到樓下,林有有還試圖挽回許幻山,她可以驕傲和自尊都不要,只要跟許幻山在壹起。許幻山為了讓林有有死心,明確他不會離婚,不會讓兒子在沒有爸爸的單親家庭生活,更不會選擇林有有。

鐘曉芹和陳嶼照顧玩累的許子言睡下,鐘曉芹今天給顧佳打了電話,顧佳讓他們多帶兩天許子言。鐘曉芹跟陳嶼念刀希望顧佳和許幻山離婚,陳嶼勸鐘曉芹,在這件事上她不適合發表太多意見,不管最後顧佳做什麽決定,她支持就行。

王漫妮和魏先生見面,魏先生可是聽說王漫妮沒把公司的賬要回來,還把自己的錢搭進去。王漫妮自作多情地以為魏先生關心自己,魏先生笑話王漫妮把她自己想得太重要,說明她在的部門最重要,自己肯定要了解。王漫妮不服氣,大家都知道應收是公司最底層的,怎麽最重要。

魏先生表示他也是從應收過來的,而應收比銷售更鍛煉人,什麽牛鬼蛇神都能見到,還有人性的善惡,這樣在職場裏還有什麽事是應付不來的。應收的工作需要全面了解銷售流程和漏洞,沒有哪個職位比這個更鍛煉人。王漫妮恍然大悟,原本以為魏先生只是想看她做不下去。王漫妮向魏先生保證會好好做,希望不辜負魏先生的信任。

顧佳去接許子言放學,聽許子言說林有有找過他,還說爸爸會有自己的家。顧佳氣憤找到林有有,指責她壹而再再而三地搞這些小動作,自己懶得搭理,有能耐的女人解決不忠的男人,沒能耐的女人才找小三,自己今天來找她,是她動了許子言,碰到自己底線。顧佳狠扇林有有壹耳光並出言警告,若是許子言有任何心理上的問題,她可別低估壹個母親會做到什麽份上。離開時,顧佳提醒林有有,這套房子已經解約,房東三天後就會來收房,她若是有點尊嚴的話,怎麽來的怎麽回去。

顧佳把許幻山叫回家,許幻山興奮以為顧佳原諒他了。顧佳找許幻山是說三件事,壹是她不會原諒,這件事必須馬上解決,二是林有有可以破壞他們家庭,但不能傷害他們的兒子,她讓林有有離開這座城市不是為了許幻山而是為了兒子,三是解決完這件事,他們就去辦離婚手續。

顧佳接回許子言,鐘曉芹瞬間覺得家裏清凈了許多,還有些不習慣。陳嶼看著鐘曉芹,意味深長表示他們可以有自己的孩子,然後抱著鐘曉芹回屋準備造小孩。

推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