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而已 35 | Nothing But Thirty 35

王漫妮回上海,顧佳特意在車站等著她,表示要當她的後路。顧佳帶王漫妮來到鐘曉芹租的房子,鐘曉芹專門給王漫妮配了壹把鑰匙,以後她們倆合住,不過現在看她和陳嶼的陣勢,應該不會回來跟王漫妮當舍友。

許幻山接顧佳回家,顧佳去前臺問有沒有她的快遞。等在壹旁的許幻山聽到前臺的聲音瞬間嚇了壹跳,擡眼壹看,沒想到真的是林有有,林有有還故意挑釁地看著他。乘坐電梯時,許幻山壹直心神不寧,趁顧佳去洗澡時趕緊來到前臺,質問林有有說找了新工作,就是故意來他們家當前臺。林有有還壹臉無辜,說是想要天天看到許幻山,她留在這座城市唯壹的理由就是許幻山。許幻山開始慌了,要求林有有趕緊辭職,換過別的工作。

王漫妮回到上海,還發了朋友圈。姜辰約她來咖啡廳喝杯咖啡,王漫妮欣然應約,她知道姜辰的心思,坦言從前太虛偽,想要的有點多,其實沒有什麽是不能放下的,然後直截了當告訴姜辰,他們之間已經結束,希望姜辰不要再對她有想法,畢竟錯過就是錯過。

許幻山來找到林有有,已經幫她買好機票,讓她帶上證件拉著她來到機場要求她回北京。顧佳來到公司,看到有煙花的訂單,為此打電話把許幻山叫回來,指責他已經銷毀藍色煙花,答應不再生產,為何還要私自決定再生產。許幻山第壹次跟顧佳頂嘴,指責顧佳永遠給他潑冷水,根本不懂什麽是藝術品。許幻山還揚言就是要做別人做不了的東西,接更多的訂單,不然怎麽填補茶廠的漏洞,二人鬧得不歡而散。

王漫妮猶豫聯系魏先生,告知她已經回上海。魏先生安排司機去把王漫妮接到公司,王漫妮看到魏先生在聚會,於是揮手打招呼,結果魏先生並沒有搭理,令她有些失落。王漫妮等了整整兩個多小時,可魏先生的聚會還沒結束,秘書因此提議讓王漫妮先回去。

鐘曉芹和陳嶼從房車上搬下小桌子和椅子坐在壹旁聊天,鐘曉芹感慨以前特羨慕別人發房車的照片,可真到了自己,才發現還有那麽瑣碎的事。陳嶼為之前說結婚是找個避風港的話跟鐘曉芹道歉,只不過他們第壹次相親見面,他的心裏就認定是鐘曉芹。陳嶼還講了第壹次見面時的糗事,他滿腦子想的是搶到那輛出租車,結果只有鐘曉芹是不著急也不忙刀地,而是擡頭望著天空的月亮。

陳嶼說明清空了魚室的東西,心中清楚鐘曉芹對他和婚姻都有顧慮,只希望鐘曉芹能再給他個機會。陳嶼久久沒有聽到鐘曉芹的回應,轉身看到鐘曉芹竟然睡著了,他也不氣惱,而是貼心地為鐘曉芹披上外套。回去的路上,陳嶼刪掉了陳旭幫忙準備好的路書,並向鐘曉芹坦言其實壹路上準備了好多驚喜,可他們都完美地錯過,現在開始決定隨心所欲地走,也許下壹個遇到的就是驚喜呢。

魏先生約王漫妮在日料店見面吃飯,他點了壹大桌的東西,王漫妮卻不敢動筷。魏先生直截了當問王漫妮打電話是想撲他還是撲壹份工作,要知道求他要東西的人很多,自己憑什麽相信她把機會給她。王漫妮坦言想要那家店副店的職位,並且肯定自己的專業能力和經驗是能配得上這個職位。魏先生提出試用崗位他來定,三個月試用期,撐得下來就給王漫妮店長的職位,撐不下來就當他的貼身助理。王漫妮接受挑戰,並表示輸了也不會賴賬,會接受魏先生開出的任何條件。

王漫妮正好在顧佳家樓下,於是打電話約顧佳見面聊聊。許幻山回家發現林有有還在物業前臺上班,氣得把她拉到樓梯間質問。林有有脫掉外衣,給許幻山看她的紋身,從機場離開後,她就把藍色煙花紋在胸前,意在告訴許幻山,不是所有的煙花都留不住,最好的壹顆在她心上。

推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