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而已 33 | Nothing But Thirty 33

小張主任註意到王漫妮上班的時候壹直在看手機,於是把她叫出來談話,擔心是爺爺那邊的情況不好,還表示如果有什麽需要自己可以陪她過去,不過王漫妮拒絕了小張主任的好意。王媽媽和王爸爸來看望鐘曉芹,提及遇到難事的時候,她第壹時間就給陳嶼打電話,說明這就是信任。

堅強的顧佳為了不讓顧爸爸擔心,發微信說茶廠的事已經在解決了。顧佳買了抗霜害的藥,對方發了個二維碼讓她掃碼付款。顧佳突然想到銷售茶葉的辦法,就是把每壹棵茶樹都編號掛牌,然後在茶葉罐印上二維碼,對應著壹棵茶樹,只要買到茶葉的人壹掃二維碼就可以花兩百塊錢認養壹棵茶樹,等到春秋兩季把最新的新品免費郵寄,這樣能快速地回籠資金,給村民們養殖茶樹。顧佳還準備在二維碼編輯壹段視頻,讓大家更了解原生態的養殖。

顧佳從茶廠回來,再次詢問許幻山關於煙花銷毀的事,許幻山眼神有些閃躲,顧佳自然是註意到的,想起許幻山最近的不對勁,於是提出今天壹起去下公司,正好下午在公司附近約人談茶廠的事。到了公司,顧佳接到煙花廠顏廠長的電話,順口問起之前過期的煙花都是集中焚燒,為何這次是燃放銷毀。顏廠長卻幫著許幻山撒謊,說是藍色煙花已經全部都銷毀。

王漫妮下班回家,看到爸爸媽媽回來,趕緊問爺爺的情況。其實爺爺根本就沒有生病,是小叔家不想再給爺爺養老,每天只給剩飯剩菜,爺爺想喝口熱水都喝不上,小叔家根本就不好好照顧老人。甚至直接跟王爸爸王媽媽要喪葬費,可惡的是連時間都算好,等王爸爸和王媽媽壹到,爺爺就咽氣,好拿著這筆錢給小兒子蓋新房。還好爺爺等到王爸爸和王媽媽,就是面黃肌瘦,根本沒有生病。

王爸爸因為自責沒有過多關心爺爺,壹著急血壓上去了,小張主任聞訊趕來和鄰居壹起將王爸爸送去醫院檢查。之後張誌每天都來家裏,王漫妮跟閨蜜們聊天說起最近幾天發生的事,仿佛她不以身相許就無以為報。

許幻山從林有有那邊回來,他必須趕在顧佳到家之前回到家,可顧佳就在他後面回來,他若是等電梯的話就會跟顧佳碰上,只好爬樓梯回家。顧佳似乎看到許幻山,故意放慢腳步,仿佛有意在等許幻山先回到家。顧佳回到家的時候,只見許幻山陪兒子玩騎馬的遊戲,正好以此掩飾他剛剛爬樓梯累得氣喘籲籲的模樣。

顧佳跟陳旭打電話說起行車記錄儀的事,應該是調成了四十八小時循環覆蓋模式。許幻山偷聽到行車記錄儀有些慌,而顧佳註意到許幻山的表情,提起他最近是不是因為自己不讓他生產藍色煙花在生氣,明確藍色煙花要承擔太多危險,希望他不要嫌自己管得太多。

鐘曉陽手捧著鮮花,好兄弟陪著,浩浩蕩蕩來到公司,當著所有同事的面向鐘曉芹表白。鐘曉陽還拿出戒指,同事起哄讓鐘曉芹答應嫁給鐘曉陽。鐘曉陽說明只是普通的情侶戒指,想要為鐘曉芹戴上,結果鐘曉芹卻下意識地躲開。鐘曉芹將鐘曉陽拉到外面說話,鼓起勇氣跟他提出分手。鐘曉陽在確定鐘曉芹是真的要分手後,竟直接將戒指扔了。

推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