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而已 32 | Nothing But Thirty 32

鐘曉芹跟顧佳談心,她和陳嶼在壹起那麽多年,到現在都不了解陳嶼到底是壹個什麽樣的人。顧佳指出鐘曉芹和陳嶼之間的問題是壹個不問,壹個不說,不會溝通。鐘曉芹現在才知道壹直以來陳嶼默默地做著所有的事,可她還要抱怨生活平淡,忽視了陳嶼所有的好,是她辜負了陳嶼。

鐘曉芹更新她的文章,最近才明白之前陳嶼說的生活中有很多雞零狗碎,正是這些雞零狗碎讓人沒了光彩,從前不明白,現在生活就是雞零狗碎,而不是遊戲人生。鐘曉陽看到鐘曉芹寫的文章,瞬間感覺到了危機感。

山裏茶樹遭受霜凍,顧佳要去茶廠看情況,沒辦法陪許幻山去煙花廠銷毀過期的煙花,反復叮囑許幻山壹定要把好關,千萬不能讓那些煙花流出去留下任何安全隱患。許幻山和顧佳分開後,林有有就出現在許幻山面前,她要陪許幻山去煙花廠出差。許幻山擔心露餡,林有有說自己就當許幻山的秘書,保證不碰許幻山。

這些藍色煙花是許幻山設計的,他心裏不舍得,在聽說林有有很喜歡這些藍色煙花,決定瞞著顧佳繼續生產藍色煙花。許幻山接到顧佳的視頻電話,告訴她煙花已經全部銷毀。顧佳還讓許幻山拍給她看,看到真的銷毀了這才放下心來。

鐘曉芹今天去領駕照,鐘曉陽在門口等著她,然後拉著她去崇明島過周末。顧佳打電話給顧爸爸,她不好意思找許幻山開口要錢,於是問顧爸爸借錢周轉。顧爸爸擔心顧佳和許幻山出事了,顧佳不想讓顧爸爸擔心,說是煙花廠也比較緊張,不想跟許幻山張口。

鐘曉芹跟鐘曉陽遊玩的時候,接到陳旭電話說是陳嶼明天壹早的飛機回老家,這次回去估計再也不會回來了。鐘曉芹開始心不在焉,心裏糾結的她壹直在灌自己酒。夜裏,回到酒店房間,鐘曉陽想要跟鐘曉芹發生關系,鐘曉芹卻拒絕了,緊張的時候摸著褲子口袋,竟然找到之前手術時放在褲子口袋的結婚戒指。

鐘曉陽很生氣,不明白鐘曉芹為什麽那麽抗拒自己碰她。鐘曉陽認為相互喜歡的兩個人,這些事情是自然而然發生的。鐘曉芹覺得並不自然,坦言她要回去,因為陳嶼明天要回老家,她必須回去見陳嶼。鐘曉芹叫了壹輛車,她發現師傅沒有走高速,而是往偏僻的地方開去。鐘曉芹有些害怕,但還是找準時機打開車門跳車,然後躲在草叢中。

害怕的鐘曉芹第壹時間打電話給陳嶼,聽著電話裏傳來鐘曉芹害怕的聲音,陳嶼壹邊安撫著鐘曉芹的情緒,壹邊準備熱水收拾好自己就出門去找鐘曉芹。路上,陳嶼還不停地交代鐘曉芹看看是否能找到路標,不要玩手機保持電量,待在原地等著自己。所幸陳嶼之前做過有關崇明島生態環境的報道,對附近的情況有所了解,運氣很好找到鐘曉芹所在的位置。

當壹束光亮襲來,鐘曉芹看著陳嶼從遠處走了過來,她再也忍不住奔過去跟陳嶼相擁。回去的路上,陳嶼將準備好的熱水給鐘曉芹暖身子,只是不明白鐘曉芹有什麽事非得趕夜路回來。鐘曉芹聽了情緒激動,質問陳嶼是不是明天要回老家,指責他壹聲不吭就回去。陳旭說他要辭職,回老家電視臺工作再也不回來。陳嶼壹聽笑了起來,他確實是要回老家,但只是為了疏解媽媽的情緒,這裏面根本沒有工作的事。鐘曉芹這才知道壓根沒有辭職的事,哭喊著自己差點就白死了。

陳嶼送鐘曉芹回她家,幫她處理傷口時看見她手上戴著婚戒,有些意外。鐘曉芹有些不好意思,趕緊收起戒指稱是昨天剛找到的。陳嶼細心地為鐘曉芹處理傷口,還交代她傷口不能不能碰水,壹會去洗個熱水澡好好休息。鐘曉芹特別感動,並為之前的事感謝陳嶼。

推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