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而已 31 | Nothing But Thirty 31

鐘曉芹跟顧佳抱怨,有時候覺得鐘曉陽是老天爺送給她彌補二十歲戀愛空白的,可真正在壹起才知道年齡的代溝有多可怕。鐘曉陽可以用全部的精力和力氣去談戀愛,連工作都不著急找,可她們這個年紀不能用所剩無幾的精力去談戀愛。

顧佳直言鐘曉芹還沒到上有老下有小的階段,現在知道姐弟戀可不是那麽容易談的,並且指出鐘曉芹就是這樣,誰喜歡她對她好,她就依賴,但是戀愛可不是這麽談的,等她什麽時候從被動變為主動就懂了。

顧佳把她的空山茶寄放在姜辰的咖啡廳售賣,但效果不佳,顧佳有些泄氣。姜辰專門泡了空山茶謊稱是朋友的茶讓顧佳試喝喝看,顧佳喝了誇是名副其實的好茶。姜辰這才道出其實就是顧佳的空山茶,鼓勵顧佳要有信心。

王漫妮今天第壹天去鎮政府上班當文員,張誌特意開車來接她。車上的時候,張誌特意交代王漫妮工作的時候他們就是工作關系,不是戀人關系。王漫妮這才知道張誌已經自動把自己當做女朋友,明確自己答應繼續見面是想要再接觸了解,而不是已經確認關系。張誌聽了有些無奈,但還是決定按照王漫妮的步驟來。到了鎮政府,同事因為知道王漫妮和張誌的關系,對王漫妮是特別熱情,明顯有討好王漫妮的成分在。

上班的時候,鐘曉芹在對報表,鐘曉陽是壹直發微信過來,看她沒回還打電話。鐘曉芹忙得不可開交,根本沒空接聽,鐘曉陽又把電話打到辦公桌,鐘曉芹氣得罵鐘曉陽幾句。小張主任等著接王漫妮下班,同事都看著呢議論著,王漫妮感覺挺不好意思。晚上的時候,王漫妮欲言不止跟爸媽提起不想跟張誌壹起工作,主要是這樣的人際關系太累,結果卻遭爸媽壹通數落。

許幻山跟林有有偷情後回家,因為心裏愧疚對顧佳特別好,不僅為上次的事跟顧佳道歉,還說茶廠的事顧佳想怎麽就做就怎麽做,家裏的錢也讓她花,自己都支持她。許幻山去泡澡,腦海裏想的全都是林有有。這時顧佳來叫他,他突然被嚇得嗆了水。顧佳告訴許幻山好消息,之前壹直談的酒店要換供貨商,答應可以把空山茶放在酒店客房裏。

夜裏,王漫妮正跟閨蜜語音聊天,鄰居特別熱情地趴在窗戶上問她要不要吃夜宵。王漫妮趕緊爬上床並且關了燈,謊稱睡了拒絕鄰居的好意,現在的她特別理解那種被人圍觀議論的心情,也因此特別懷念在上海的日子,自由自在,現在這種零距離的熱情讓她特別有壓力。

次日上班的時候,張誌找王漫妮問她是否會做會務的接待。王漫妮以前做過商品的預演,想著應該差不多。明天有個大集團的老總帶著手下來鎮上轉轉看看有沒有好的合作項目,順便再參加壹個樓盤的剪彩,張誌安排王漫妮負責這個接待工作。王漫妮特別開心,來了這麽多天,終於有個像樣的工作。張誌趁機讓王漫妮找個時間兩家人壹起吃飯,王漫妮借口不談工作自己先回去工作來回避。

許幻山想著林有有壹個女孩子壹直住在酒店總是不方便,於是給她租了壹套房子,並且壹次性付清了壹年的房租。林有有看到房子裏還有廚房,特別高興,她給許幻山做了飯,看許幻山在組裝東西,她是壹臉崇拜,誇許幻山什麽都會,那雙手特別好看,因為能設計出最好看的煙花。此時在家的顧佳給許子言讀《小王子》的故事,與此同時,許幻山跟林有有滾床單,多麽地諷刺。

王漫妮負責接待的那個集團老總竟然是魏先生,之前跟梁正賢在壹起時認識的。魏先生之前聽梁正賢說王漫妮在米希爾奢侈品店上班,正好前段時間他們集團將那家店鋪收購,有意邀請王漫妮回去。王漫妮猶豫了,她找於伯傾訴心聲,在上海的時候覺得那裏不是她的家,可現在回來更覺得家不是家。其實於伯早看出王漫妮是從上海逃回來的,話裏有話勸她還是回上海。

陳旭找到鐘曉芹說陳嶼的事,上次孩子沒有時,陳嶼背地裏是上躥下跳瞎忙活,幫人背了半個月的班,求人幫忙早點給鐘曉芹安排手術,就怕多耽誤壹天,身體多受累,結果鐘曉芹剛休病假,陳嶼就給人替班去了。前陣子網暴的事,陳嶼悶頭在家找線索查證據,整整三天不吃不喝,家裏住址被人肉,被塞進癩蛤蟆,陳嶼還東奔西走替鐘曉芹翻案,根本顧不上他最愛的魚現在死了很多。鐘曉芹沒想到陳嶼默默為自己做了這麽多事,感動的同時心裏也很難受。

推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