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而已 30 | Nothing But Thirty 30

許幻山打電話到酒店前臺打聽林有有是否退房,卻聽到林有有給他的留言,很快趕到酒吧。林有有在酒吧唱歌賺錢,原本想著在酒店房費用完之前沒有等到許幻山就回北京,驚喜的是許幻山出現了。許幻山送林有有到酒店門口,承認他心裏有林有有,只是他結婚了,有個愛他的老婆,還有個可愛的兒子,不能不珍惜,這次是他們最後壹次見面,以後不會再聯系。林有有很失望,她等了許幻山這麽多天,卻等來這樣的結果。

顧佳和艾琳在酒店開了個房間討論茶葉的營銷方案,王漫妮跟顧佳視頻聊天,她已經把目前最有帶貨能力的名單發給顧佳。顧佳感謝王漫妮,見她有些累了讓她趕緊休息。王漫妮卻讓顧佳不要掛斷電話,她就想聽著顧佳和艾琳討論方案,回到老家的她羨慕她們這樣的充實的工作氛圍,不禁想起在上海工作的畫面。

林有有心情不好在酒吧買醉,喝得爛醉如泥醉倒在路邊。有個男的想趁機占她便宜,卻沒想到許幻山出現。許幻山帶林有有回酒店,並且照顧她。這時顧佳打來電話,許幻山謊稱跟以前的同事孫旭壹起喝酒掛斷電話。林有有知道許幻山放不下她,不然不會壹晚上默默地守著她。林有有求許幻山留下來陪她,然後上前抱著他,知道他是在乎自己的,主動親了他。許幻山竟也沒推開林有有,甚至留下來陪她。

次日壹早,許幻山躡手躡腳回到家,心虛擔心被發現,輕手輕腳地坐在客廳裏。顧佳聽到開門的聲音走了出來,問許幻山有沒有喝多,還特意聞了他身上的酒味,卻發現沒有什麽酒味,許幻山特別緊張,趁顧佳不註意自己聞了衣服是否有別的味道。顧佳讓許幻山不要有那麽大的壓力,他們家越來越好,煙花訂單也越來越多,孫旭早晚會回來跟他壹起幹的。顧佳提起推銷茶葉需要宣傳費的事,心虛的許幻山竟爽快答應下來。

張誌來找王漫妮,原來他幫王漫妮介紹壹份工作,之前聽介紹人說王漫妮從上海回來還沒找工作,正好有個職位空缺是適合王漫妮的工作,就是做做文案資料整理。王漫妮開玩笑問是不是走後門,張誌說明談不上,他算是正式幫王漫妮遞簡歷,層層審批下來的。王漫妮有些生氣他沒有跟自己商量就幫忙找好工作,張誌有些不好意思,坦白是王媽媽把她的簡歷給介紹人的。

王爸爸和王媽媽特別開心,女兒現在是工作和對象都有了,王漫妮卻沒好氣表示她和張誌什麽關系都沒有。王媽媽聽了有些不高興,數落王漫妮不能拎不清,張誌可是她最好的結婚對象。王媽媽提起王漫妮的高中同學陶芊,之前壹直跟王漫妮爭班花,雖說現在已經結婚生子,但兩年前是壹心想追張誌,只不過張誌沒有看上陶芊。現在張誌對王漫妮這麽上心,連工作都幫忙解決了,王媽媽提醒王漫妮要珍惜。王爸爸懷疑王漫妮這麽痛快答應相親,是在敷衍他們,王漫妮自然不承認。

王漫妮心情不好去找於伯傾訴心事,是不是到了這個年紀,就催著她去結婚生孩子。其實王漫妮想著過了三十歲就認命,找個不討厭的人順順當當地談戀愛然後結婚,但現實又仿佛有些不甘心。於伯講了壹番大道理,雖說他壹輩子沒結婚,但他並不後悔,不過不鼓勵王漫妮跟他壹樣。

陳嶼整天頹廢地待在家中,陳旭看不過去打電話讓鐘曉芹來勸勸陳嶼。鐘曉芹來到家樓下,巧遇陳嶼的同事滿哥,這才得知陳嶼沒有復職的消息。鐘曉芹上樓勸陳嶼振作起來,陳嶼說出心裏話,其實他去年在單位就混不下去了,混到現在連媳婦都丟了。鐘曉芹氣得將陳嶼罵了壹頓,之後又不忍心,還親自給他煮了水餃。陳嶼決定振作起來,次日就回單位找到陸姐,申請調回來當記者。陸姐有些意外,答應會幫忙留意。

鐘曉芹自從跟鐘曉陽在壹起後,感覺有些跟不上他的節奏。鐘曉陽還年輕,整天只想著玩,可她工作了壹天累得半死,回來還要無縫連接陪鐘曉陽玩遊戲,她實在是沒有那個精力。鐘曉芹還問鐘曉陽有沒有找工作,發現他對工作根本沒有那種迫切的心,壓根就沒有上進心。鐘曉陽認為鐘曉芹是沒睡夠看他不順眼,決定等鐘曉芹睡飽了再回來。

顧佳告訴許幻山,她原本想在網上找幾個大號宣傳茶葉,結果發現判斷失誤,根本沒什麽反應。許幻山推開摟著自己的顧佳,還說風涼話顧佳沒有幹過茶葉,勸她茶廠就算了,並且指責她在茶廠花了很多錢,嫌棄她壹直在賠錢。顧佳聽了特別傷心,這個時候許幻山不是鼓勵安慰自己,而是埋怨自己,於是表示以後不會再花公司的錢。

推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