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而已 27 | Nothing But Thirty 27

許幻山總是看著林有有的信息笑得很開心,陳旭註意到許幻山的不對勁,出言想要點醒他。許幻山不想手機支付留下記錄,特意管顧佳要了現金幫林有有又續了壹個星期的房費。林有有邀請許幻山上去坐坐,乘坐電梯時,林有有總想牽許幻山的手,只是沒有如願。

到了酒店房間,林有有突然牽著許幻山的手,許幻山看著林有有期待的目光,有那麽壹刻要控制不住自己,這時手機卻突然響了起來,電話是顧佳打來的。許幻山趕緊走出房間去接聽,顧佳讓許幻山來接她,許幻山問顧佳在哪家酒店,震驚跟林有有住的是同壹家酒店。

許幻山看到在大堂等著的顧佳,心虛趕緊躲在角落裏,然後趁顧佳沒有註意,混入進進出出的人群中偷偷從酒店跑了出去,然後乘坐出租車故意繞了壹圈再回酒店來接顧佳。坐在出租車上,顧佳靠在許幻山身上,聞到他身上有壹股甜味,有所疑心。

鐘曉芹在新聞上看到陳嶼深入虎穴找到造假鞋窩點的報道,原來之前顧客是在商場買來正品鞋,然後用高仿鞋再到商場索賠的。看到報道的鐘曉芹這才知道陳嶼壹直在默默地幫她,心中感動趕回家中,只見陳嶼壹瘸壹拐的,他和陳旭勇闖造假窩點受了點傷。鐘曉芹感動的時候也挺生氣的,陳嶼總是這樣什麽都不說,這才導致他們到今天的地步。

鐘曉芹回公司上班,幸總當著所有人對她進行表揚,可鐘曉芹卻說鐘曉陽不回來,她也不幹了。徐總說明是鐘曉陽自己不幹的,他們在談戀愛,而公司不允許辦公室戀情,所以鐘曉芹選擇離開。鐘曉芹跟王漫妮傾訴她這兩天的心情就像在坐過山車壹樣,忽上忽下的,鐘曉陽到處在說他們在談戀愛讓她很困惱,又想著陳嶼為她做了那麽多。王漫妮提醒她如此優柔寡斷,就離腳踏兩只船不遠了。這時,鐘曉芹接到房東的電話,說是可以搬家了,王漫妮勸鐘曉芹就踏踏實實地搬家。

鐘曉芹要搬家了,專門為陳嶼做了壹桌菜。陳嶼吃得津津有味,還講述那天在制假窩點門口蹲點的事,決定以後再也不頹廢了,因為這次的新聞,他很有可能重新調回編輯部。陳嶼剛要提起他和鐘曉芹之間的事時,鐘曉芹打斷他的話,自己今天回來是把剩下的東西拿走的,陳嶼聽了很失落。

鐘曉芹心情不好坐在陽臺發呆,她對自己很失望,壹件事欠了兩個人情,鐘曉陽為了她丟了工作,陳嶼為了她胳膊都斷了。鐘曉芹坦言好像這兩個人都在她心裏,感覺自己很渣,苦惱不知該怎麽辦。顧佳建議鐘曉芹踏踏實實搬家,壹直以來她都生活在爸媽身邊,現在的她需要獨立,把壹個人過明白了,才知道誰是最適合她的。

王漫妮準備回老家,於是提前請顧佳和鐘曉芹吃生日飯跟她們告別。王漫妮在上海打拼了八年,現在工作沒了,戀愛也談崩了,也沒有什麽留戀的。顧佳知道王漫妮就是壹時的心灰意冷,鼓勵她調整好狀態重新出發,自己和鐘曉芹會等她回來。

王漫妮跟姜辰告別,姜辰勸王漫妮可以留在他的咖啡館幫忙。王漫妮認為她若是再賴在這裏,就是任性不懂事。姜辰滿眼的不舍,但還是聽王漫妮的送她到地鐵站,而那裏是他們相識的地方。

推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