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而已 26 | Nothing But Thirty 26

王漫妮來顧佳家看望鐘曉芹,顧佳聽說王漫妮在找工作,邀請她來茶廠幫自己。王漫妮心領了顧佳的好意,她只會賣衣服和包包,不會賣茶葉。為了讓鐘曉芹開心起來,顧佳和王漫妮帶她來到姜辰的咖啡廳吃甜品,讓她的心情好起來。其實在不開心的時候,閨蜜好朋友陪在身邊是最治愈的。

陳嶼幫鐘曉芹收拾好行李,因為擔心她的安全,讓她這幾天就住在顧佳家,先不要回來。鐘曉芹並不知道陳嶼是在關心自己,誤會陳嶼是要趕自己走,於是回答他上次問的問題,他們之間已經沒有機會了。

鐘曉芹搬到顧佳家暫住,看手機時無意間看到公司發表開除涉事鐘姓員工的聲明,直接沖到商場要理論,這才知道是鐘曉陽替她頂包被辭退。鐘曉芹在車行找到鐘曉陽,生氣問他為何要替自己頂包,這樣莫名其妙丟工作,吃喝怎麽辦。

鐘曉陽並不在意,並介紹自己,爸媽是做生意的不愁吃喝,在上大學時就在浦東給他買了套房子,完全不指望這份工作生活。鐘曉芹生氣的是,若沒有這件事,她準備答應當鐘曉陽的女朋友,可這麽壹來就像在報答鐘曉陽壹樣。鐘曉陽聽了不顧壹切追上鐘曉芹,用修車臟臟的手捧著鐘曉芹的臉親了她。

王漫妮來咖啡廳找姜辰,姜辰開玩笑王漫妮現在無所事事,正好適合做挑咖啡豆的活。咖啡店小妹喜歡姜辰,因為王漫妮經常來找姜辰而吃醋生氣。王漫妮自然看出來了,結果姜辰卻對著王漫妮特別認真說他有喜歡的人,王漫妮壹直低著頭,隨後說沒意思離開了。

沈爸爸今天就要回老家,顧爸爸其實特別舍不得沈爸爸,兩個同樣年紀的人在壹起有話說有伴,為此給沈爸爸準備了壹些錢,沈爸爸特別感動。顧佳開車送沈爸爸去車站,顧爸爸又發現許幻山沒有壹起來,顧佳解釋許幻山臨時改方案在公司加班。

許幻山拖著林有有的行李箱要趕她回北京,林有有不肯回去,哭著說她不是來扮可憐求同情的,心裏清楚她不該出現來找許幻山,可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而她來上海之前就已經做好準備,要和心愛的男人生活在同壹個城市,起碼多了壹些期待,沒準哪天就在街上遇見,求許幻山不要轟她走。許幻山猶豫了,還幫林有有在酒店開了個房間,擔心用手機支付被顧佳查到記錄,特意用現金付款。

回到家後,許幻山因為林有有的慫恿,故意跟顧佳對著幹,原本因脂肪肝被顧佳要求斷食晚餐的他,跟陳姐提出今晚要吃面。陳姐不敢答應,顧佳卻允許了,並且親自下廚給許幻山煮面。許幻山看著在廚房忙碌著的顧佳,上前從背後緊緊抱住顧佳,試圖用膩歪來掩飾他的心虛。

次日,顧佳去推茶廠的空山茶,結果因為品牌不夠響,顧客不認,難以推銷。有獵頭聯系王漫妮,根據她的情況找到壹家最合適的公司,但入職職位只能是基礎銷售。獵頭也是壹位女士,坦言王漫妮這個年紀去做銷售,本身不具備什麽優勢。王漫妮問起薪資待遇,得知底薪五千,加上抽成只有七八千左右,她是備受打擊,因為這個薪資標準,她是連房租都付不起。王漫妮不能坐吃山空不工作,於是找中介問是否有便宜的房子。

鐘曉芹在顧佳家暫住,不好意思而跟陳姐搶著做家務。陳姐覺得不合適,顧佳明白鐘曉芹的意思,就讓陳姐先回去。鐘曉芹跟顧佳商量還得再住幾天,顧佳假裝生氣,任何時候鐘曉芹都可以隨意進出她的家。鐘曉芹因為被網暴而特別委屈難受,顧佳安慰她過不了幾天,這場網絡狂歡就會被其他事情掩蓋下去的。

陳嶼是幹新聞的,為了幫鐘曉芹調查假鞋的事,找到了那個假鞋的窩點,他和陳旭壹起深入虎穴。

推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