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而已 25 | Nothing But Thirty 25

顧佳要去看定版的茶葉包裝,於是讓許幻山獨自帶許子言,特意叮囑他不要帶許子言出去。許子言跟許幻山抱怨好久沒有出去玩了,媽媽也不讓他去幼兒園,整天待在家裏沒意思。許幻山不禁想起林有有說的那番話,說他活得沒有自我,就是在演顧佳給他的壹個人設而已。為了證明可以活成自己,許幻山偷偷帶許子言出去玩。

次日,顧佳喊許子言起來吃早飯,發現許子言發燒了,趕緊叫上許幻山帶許子言去醫院。在排隊看診的時候,許幻山跟顧佳承認錯誤,是他昨天帶許子言出去踢球才感冒的。其實顧佳知道,昨天許子言回來壹腳的泥和草,看壹眼就知道了,不過她並不怪許幻山,因為許幻山有時間陪兒子玩,兒子也開心。

鐘曉陽自從知道鐘曉芹喜歡吃巧克力蛋糕後,每天下午茶都買巧克力蛋糕,已經連著買了壹個星期,同事是壹通埋怨。鐘曉芹壹個人吃得津津有味,見狀也附和著說吃了壹個星期,也有些吃膩了。

從醫院回來的路上,許幻山又收到林有有的信息,心虛趕緊要將手機放起來。許子言吵著要玩手機,顧佳想著許子言生病難受了壹天,就讓許幻山把手機給兒子玩。許幻山在把手機給許子言玩的時候,提前刪掉了林有有的信息。

許幻山說晚上他來照顧許子言,算是將功補過,結果卻給睡著了。顧佳心疼讓許幻山回去睡覺,她來就行。許幻山離開時,還特意拿走手機,顧佳故意試探許幻山現在變得手機不離身了,許幻山心虛沒有回答。

次日,許子言已經退燒,早早地在客廳畫畫,畫的是許幻山設計的煙花,說那天看到爸爸的煙花有UU的形狀。顧佳那天都沒發現有這個形狀,於是問許幻山。許幻山不禁心虛緊張,謊稱原本想做兩個O的,結果失敗了,不過顧佳有些懷疑。

顧佳帶許子言去養老院看望顧爸爸,這兩次許幻山都沒有來,顧爸爸關心顧佳和許幻山是不是出了問題。顧佳否認,解釋是公司最近接了個煙花大單。離開時,沈傑爸爸讓顧佳下個月不要交他的錢,準備回老家。其實沈爸爸心裏是心疼不想讓顧佳花錢,卻又不肯承認。顧爸爸還交代顧佳,壹定要挺直腰板,她還有自己。回去的路上,許子言發現媽媽特別開心,顧佳告訴他是外公給媽媽吃了壹顆定心丸。

許幻山突然收到林有有發給他的照片,背景就是公司樓下,瞬間被嚇了壹跳。許幻山很快來到樓下,問林有有怎麽會在這裏。林有有表示她辭職了,因為比起喜歡的煙花,她更喜歡許幻山。今天就是通知許幻山,她已經來上海,要留在這裏。

王漫妮自從辭職就整天在家昏睡,姜辰找顧佳打聽到王漫妮的住址,特意買了食材過來還幫忙收拾整理屋子,做完壹桌美味的飯菜就離開了。王漫妮決定振作起來,特意來到姜辰的咖啡廳。吃完飯後,姜辰還讓王漫妮陪他去了壹趟市場。王漫妮因此決定振作起來,開始上網投簡歷找工作。

有顧客聲稱買到的鞋是假的在店裏鬧事,鐘曉芹正好路過原本想要幫忙解決,結果事情鬧得更大。原本顧客先動手打人,反倒汙蔑鐘曉芹動手打顧客,圍觀的人群拍下視頻上傳網上,有關他們商場售賣假鞋還打人的事鬧得沸沸揚揚,在熱搜上掛了壹上午。商場被鐘曉芹這麽壹鬧變得十分被動,對商場影響十分惡劣,陸總讓鐘曉芹這兩天就先不要來上班。

坐公車回去時,鐘曉芹不幸被網友認出來,慘遭網友用嚼過的口香糖抹在頭發上,鐘曉陽是壹直護著鐘曉芹。網友人肉到鐘曉芹家地址,還寄來了惡作劇的包裹。現在家裏很不安全,陳嶼打電話給鐘曉芹,結果是鐘曉陽接聽的電話,於是讓鐘曉陽轉告鐘曉芹這兩天去顧佳家裏去住。鐘曉陽有私心,令鐘曉芹誤會陳嶼是在躲她。鐘曉陽帶鐘曉芹去酒吧買醉,趁鐘曉芹喝醉偷親了她,還直接掛斷陳嶼的來電,並且刪除通話記錄。陳嶼擔心鐘爸爸鐘媽媽的安全,安排他們先去親戚家躲避壹段時間。

鐘曉陽將鐘曉芹送去顧佳家,顧佳照顧鐘曉芹,許幻山刷朋友圈時看到林有有說錢包丟了,於是私聊關心她是否需要幫忙。

推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