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而已 24 | Nothing But Thirty 24

林有有猜顧佳最怕火,肯定許幻山全家也沒有明火這種東西。許幻山表示自己該說的都說了,他們以後不要再見面,說完轉身離開。許幻山回家,匆匆忙忙去洗澡。顧佳好奇許幻山今晚怎麽突然有應酬,許幻山心虛緊張謊稱是請樂園的人吃飯,有好多人還喝了很多酒。顧佳故意湊近許幻山跟前倒水試探,怪不得他這麽著急洗澡,身上連酒味都沒有了。

王漫妮特地飛了壹趟香港,來到趙靜語在店鋪填寫會員資料的地址,親眼看見梁正賢和趙靜語兩人甜蜜浪漫手牽手在壹起的壹幕,她這才知道自己有多麽傻,痛苦難受傷心得頭也不回又飛回上海。顧佳和鐘曉芹安慰王漫妮,顧佳知道自己說的話很殘忍,但是趙靜語跟了梁正賢七年,王漫妮確實是他們這段感情裏的第三個人,知道王漫妮委屈,可她只有自己愛自己,這個坎也必須她自己邁過去,而任何時候都不能輸掉姿態,顧佳還帶王漫妮改變告別過去。

趙靜語約王漫妮見面,道出梁正賢買的船票都是給像王漫妮這樣的女生,而每壹次都是她出面來解決這些女生。梁正賢不敢面對,最好的解決方法就是找她出來宣誓主權,讓這些女孩子自動退出,也是他們之間心照不宣的默契。趙靜語還告訴王漫妮,對面小區就是梁正賢在上海的家,可梁正賢每次來上海跟王漫妮都是去酒店,這就是梁正賢,永遠不會亮出自己的底牌。

王漫妮還不願相信,當她親眼看到梁正賢坐著車走進對面的小區,她不得不選擇相信,於是約梁正賢見面。梁正賢卻跟王漫妮商量,以後她和趙靜語壹南壹北,互不幹涉。王漫妮覺得特諷刺,她是壹點也不願意。梁正賢卻還義正言辭自己是不婚主義者,就是開放伴侶態度,勸王漫妮試著接受。

王漫妮承認自己穿的都是梁正賢給的,然後當場摘掉手鏈,脫掉外衣、高跟鞋還給梁正賢。王漫妮準備脫打底衣的時候,意識到這裏是餐廳,正不知是繼續脫還是放棄時,服務生走過來說自己有衣服可以借給她穿。王漫妮沒有絲毫猶豫,毅然決然地換了服務生的衣服,然後跟梁正賢徹底分開。

鐘曉芹不敢面對陳嶼,只好找顧佳收留,閑聊時聊到王漫妮,鐘曉芹打了電話,聽到王漫妮的聲音不對勁,二人趕過來陪傷心的王漫妮壹起喝酒。為了給王漫妮出氣,顧佳讓陳旭開著梁正賢送給王漫妮的車,來到梁正賢的小區,往梁正賢的車上倒汙穢物。

鐘曉芹沒事的時候開始寫作,寫她小時候的經歷,她最愛吃巧克力蛋糕。鐘曉陽無意間發現鐘曉芹寫的東西,很是得意,看來他這是找到通關秘籍了。王漫妮把顧佳和鐘曉芹叫來店鋪,要為她們服務,讓她們挑選喜歡的衣服。二人壹頭霧水,王漫妮準備辭職,她原本以為自己可以很灑脫,可還是發現自己做不到。梁正賢的事情後,大家看她的眼神不壹樣,她無法假裝看不到,甚至還會跟顧客爭執,所以這是為她的好閨蜜最後再服務壹次。

這裏是王漫妮奮鬥八年的地方,是她用青春希望熱忱澆灌的地方,在此之前她從未想過離開,只不過壹切都是自欺欺人的幻想和執念,這壹刻她選擇放下。

推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