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而已 23 | Nothing But Thirty 23

陳嶼吃醋問鐘曉芹是不是和鐘曉陽在壹起了,鐘曉芹猶豫否認。陳嶼想知道鐘曉陽是不是在追求鐘曉芹,緊接著有些悲哀地發現自己沒有那個資格問。這時鐘曉芹收到王漫妮約她出去的信息,鐘曉芹跟陳嶼說她還是要出去壹會,陳嶼心裏難受,以為鐘曉芹是跟鐘曉陽約會,只是他又沒那個資格去幹涉。

王漫妮告訴鐘曉芹,梁正賢說會為了她搬到上海,但總覺得梁正賢做這些事是為了打消她的顧慮。王漫妮問了鐘曉芹和鐘曉陽的情況,鐘曉芹坦言鐘曉陽向她表白了,鐘曉陽對她影響很大,讓她找回好好生活工作的能力,只是她現在很矛盾,她是又怕認真又怕不認真。

陳嶼犯了低級的播出事故,臺裏說要嚴肅處理。陸姐替陳嶼爭取停職十天,停薪三月的處理,可領導堅持不同意,要求將陳嶼下調壹線崗位,重新進修。陸姐是真的想幫陳嶼,可她也無能為力。

最近流感比較嚴重,顧佳要求陳姐用消毒液把家裏裏裏外外全都消毒,最近也不讓許子言去幼兒園,就算從外面回來也要換掉衣服。許幻山吐槽顧佳太誇張,然後看著手機裏林有有發給的信息笑得特別開心,看完信息後又趕緊刪掉記錄。顧佳註意到許幻山的表情,夜裏趁許幻山睡著,打開他的手機想要查看那條信息,結果手機裏是壹點記錄都沒有。

王漫妮帶閨蜜來姜辰的咖啡廳,鐘曉芹誇品味不錯,王漫妮趕緊解釋她和姜辰是真的沒什麽,其實鐘曉芹是誇咖啡。王漫妮提起她和梁正賢的事,梁正賢對他們的事是壹拖再拖,只是打了個電話讓她再耐心等待。顧佳嘆氣,她也有件煩心的事,提到許幻山昨天收到壹條微信笑得特別開心,可她去查看手機,卻什麽也沒有。王漫妮和鐘曉芹相信許幻山對顧佳的專壹,勸顧佳不要多想,否則就是自尋煩惱。

同事八卦鐘曉芹是不是和鐘曉陽吵架了,鐘曉芹聽了有些心煩,去學車時又不見鐘曉陽,之前鐘曉陽說會每天來陪她學車卻沒有出現,讓她更加煩躁,正跟教練抱怨時,鐘曉陽卻跑到車上來,原來他和教練是哥們。鐘曉芹坦白她的顧慮,鐘曉陽也不逼她。

滿哥來家裏送同事從新加坡帶回來的綠蛋糕,鐘曉芹這才知道陳嶼慘遭停職調崗以及在單位受排擠的事。鐘曉芹關心陳嶼,不善言辭的陳嶼不想鐘曉芹擔心,兩人又鬧得不歡而散。

趙靜語又來店裏讓王漫妮難堪,王漫妮明確拒絕為她服務。趙靜語準備打電話投訴,同事見狀紛紛勸王漫妮道歉。王漫妮堅持不會道歉,也不會為趙靜語服務,既然她那麽喜歡來店裏鬧,自己現在就辭職。

趙靜語聞言當眾怒扇王漫妮壹個耳光,她比自己想象中厲害,畢竟壹份工作比不上梁正賢。王漫妮認為她和梁正賢彼此相愛,可她跟梁正賢在壹起的時候真的是不知道趙靜語的存在,不否認對趙靜語造成傷害,但她認為自己沒有做錯,趙靜語不必壹而再再而三地給她難堪,而是應該好好跟梁正賢聊聊。趙靜語直言王漫妮是愛梁正賢的錢,王漫妮否認,梁正賢說過會離開香港,那樣可能會壹無所有,但她還是會跟梁正賢在壹起。

事後,店長找王漫妮談話,她沒有必要為了這樣的私事辭掉工作,自己就當她沒有說過辭職的事,並給她幾天時間好好調整,然後帶著全心的面貌回來工作。

陳嶼這幾天有些頹廢,鐘曉芹安慰陳嶼振作起來。陳嶼終於鼓起勇氣說他後悔離婚,不想跟鐘曉芹分開,說出內心想法,答應離婚是他壹時沖動,問他們之間是否還有機會。鐘曉芹對此很意外,而她還沒回答,手機壹直在響,鐘曉陽的信息不停地發過來。

許幻山請林有有吃飯,希望他們以後不要再見面。林有有卻挑撥許幻山和顧佳的關系,直指許幻山跟顧佳在壹起變得沒有自我,只是在扮演顧佳給他的壹個人設。

推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