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而已 22 | Nothing But Thirty 22

顧佳想著山裏的那些孩子,決定再去爭取壹下。顧佳折回那家投資公司,打開手機裏她隨手拍的壹些照片,可以看到那裏最原始最生態的壹面,而她就是被這裏的壹切打動。顧佳講述曾經迷失的事,他們是自己能夠爭取的最後壹家公司,只希望山裏的孩子有飯吃。投資人提出把這個項目整體打包賣給他們,顧佳沒有同意,她想要的是投資而不是買斷,不想壹時的成功破壞了那裏的壹切。

顧佳毅然決然轉身離開,這時投資人叫住她找她談話。回到家中,顧佳是壹臉失落,情緒不佳,原來投資人是勸她把茶廠的事放壹放,去他們的團隊上班,她不知是該哭還是該笑。不過沒壹會,顧佳就接到投資人的電話,答應投資並且還是按照她說的比例。

那位女士又來店裏,故意刁難王漫妮。王漫妮特別熱心地蹲下為女士試穿鞋,女士侮辱她也是這樣放低姿態來迎合男人。女士又是只選了壹條領帶,說是送給老公的,當她出示梁正賢的銀行卡時,王漫妮這才知道她是梁正賢的女友趙靜語。這壹刻,王漫妮終於明白趙靜語刁難她的原因。

趙靜語還給王漫妮看七年前梁正賢送她的戒指,他們雖然沒有登記結婚,但香港的親朋好友都知道他們是夫妻身份。梁正賢雖壹直強調是不婚主義,但在他心裏是把自己當妻子看待的。而自己等了這麽多年沒有等到梁太太的身份,根本不可能眼睜睜地看著王漫妮把梁正賢搶走,王漫妮若是想要保住工作和尊嚴,就自己退出。

王漫妮傷心難過找顧佳哭訴,顧佳認為不能全信這個女人的話,當初他們查過梁正賢是單身的,怎麽突然就冒出壹個七年多的女人。顧佳認為這種事必須當面講清楚,建議王漫妮給梁正賢發信息,說有很很重要的事要見面,結果梁正賢以忙為由推脫。

王漫妮心神不寧,導致在工作中出現失誤,遭副店嚴厲訓斥。王漫妮直接給梁正賢打電話,威脅他不過來就去香港找他。梁正賢這才從香港趕到上海,承認隱瞞了趙靜語的事,但他願意為了王漫妮離開趙靜語,只不過趙靜語畢竟跟了他七年時間,希望王漫妮給他壹些時間去處理壹些事情。王漫妮覺得很諷刺,這就是不婚的好處,只要以愛的名義,就可以輕易地選擇離開,沒有任何負擔。梁正賢保證處理好趙靜語的事,就搬來上海定居給王漫妮壹個家。王漫妮又仿佛看到希望,她動搖了。

顧佳讓家裏阿姨陳姐把換季的衣服拿去幹洗店,陳姐從許幻山衣服的兜裏掏出不少東西,顧佳壹眼看到那個冰泣淋的小票,心中有了猜想,在上海看到那家冰泣淋店鋪的連鎖店時,故意問許幻山。許幻山說是北京樂園的人給他買的,只是奇怪小票怎麽會在他身上。許幻山也因此想起了在北京和林有有的相處,這壹整天都心不在焉。

顧佳在整理報銷票據的時候,在許幻山辦公桌的抽屜裏看到壹個巴斯光年的小掛飾,許幻山撒謊說是剛去北京時想買給兒子的玩具,結果忘了就放在抽屜裏。顧佳自然沒有全信,而她過幾天要去茶廠,交代陳旭這幾天許幻山若是有私人行程,私下發信息給她。

鐘曉陽騎摩托車送鐘曉芹回家,在家樓下正巧遇到陳嶼。鐘曉芹有些心虛緊張,趕忙解釋是下班順路,同事送她回來。結果鐘曉陽卻回擊說根本不順路,他是特意繞路送鐘曉芹回來的。陳嶼吃醋生氣,不善言辭的他急了跟鐘曉芹吵了起來。

次日上班的時候,鐘曉陽故意躲著鐘曉芹,在下班的時候,卻搶走鐘曉芹的包,讓鐘曉芹不得不追出來,然後載著鐘曉芹來乘坐熱氣球,並在熱氣球上跟鐘曉芹表白。陳嶼在家壹直等著,看到鐘曉芹回來,問她是不是和鐘曉陽在壹起了。

推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