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而已 21 | Nothing But Thirty 21

王漫妮跟顧佳和鐘曉芹分享她和前男友江辰的故事,那時她剛接觸奢侈品做銷售,每天見到的都是有錢人,心態也因此受到嚴重扭曲,越來越看不慣江辰,想要的是可以站在她前面領著她走的人,她不甘心於平淡的幸福,這次再遇江辰,更加確定梁正賢是她想要的。顧佳馬上又要去茶廠,她已經拼上全部的家底,跟太太圈決裂,要在茶廠重新開始。

很晚了,鐘曉芹還在畫畫,陳嶼故意套路她,拉下電閘制造停電,然後拉著鐘曉芹來到陽臺,只見桌上擺著紅酒和燭臺。鐘曉芹對此壹點興趣也沒有,轉身準備回屋,結果陽臺的鎖卻打不開。陳嶼趁機讓鐘曉芹就坐下來,然後趕緊要打開紅酒,結果卻怎麽也打不開。鐘曉芹為此提醒陳嶼,有些東西不合適就是不合適。

次日吃早飯的時候,鐘曉芹發現所有的罐頭蓋子都打不開,無奈只得求助陳嶼。吃完早飯,鐘曉芹準備出門上班,取包的時候,發現怎麽都夠不著,滴咕著架子怎麽突然就變高了,最終又只能求助陳嶼。陳嶼特別得意,因為這壹切都是陳旭幫他出的主意,為此向陳旭匯報成果招招見效。陳旭再教陳嶼壹個策略,就是搞定丈母娘。

王漫妮在壹家高端健身房健身時巧遇壹名女士,這才知道這家健身房的會費高到她難以想象。王漫妮和梁正賢見面吃飯時提起健身房的事,聽說總部是在香港,提出等去香港的時候把卡給轉過去。王漫妮還提出這次想跟梁正賢壹起回香港,就當為調到香港做提前考察。梁正賢眼神飄忽回避問題,也許是被愛情蒙蔽了雙眼,王漫妮竟然還分辨不出梁正賢對她有所隱瞞。

王漫妮在健身房巧遇的那位女士來到店裏,點名要王漫妮負責接待。女士挑了三個小時的衣服,試了又試都說不喜歡。同事見狀提出換她來接待,讓王漫妮休息壹會。女士沒有同意,說王漫妮就挺好的。之後女士又試了不少衣服,整整過去四個小時,最後只選了壹條領帶買單。

鐘曉芹回爸媽家吃飯,沒想到竟看到陳嶼。陳嶼不僅給鐘爸爸和鐘媽媽買了很多禮品,還壹個勁地誇鐘媽媽做的飯菜好吃,鐘爸爸鐘媽媽特別喜歡陳嶼。回去的路上,鐘曉芹指出陳嶼這兩天的行為很奇怪,問他到底是怎麽回事。開車的陳嶼卻註意到鐘曉芹今天坐姿很端正,不像之前。

鐘曉芹猛然想到前兩天陳嶼故意制造停電把她灌醉,現在又提到車的事,問陳嶼是不是後悔了。陳嶼原本以為鐘曉芹知道自己後悔離婚,心裏正高興,結果鐘曉芹卻問他是不是後悔把房子給自己壹半,現在想要用自己嫁妝的車換回房子。陳嶼被氣得不行,簡直要崩潰了。

顧佳這次去茶廠,親自把做茶的所有流程過了壹遍,只是還不能達到規範化生產,設備老舊,工人渙散,基本屬於靠天吃飯。唯壹慶幸的是那裏沒有過度開發,民心淳樸,環境很好,關鍵是最原始的手采和種植技術沒有丟。飛機上的時候,顧佳就已經想好銷售方案,準備請原來的同事過來幫忙,爭取在市場上拉到投資。結果事實不盡如人意,壹切沒有那麽容易。但顧佳沒有放棄,繼續尋找投資,可還是被無情拒絕,她有些崩潰了,又接到葉村長的電話,說茶期到了問她找投資的事如何,她更是感覺到無力。

鐘曉陽借口徐總讓他和鐘曉芹出外勤,騎著摩托車載鐘曉芹來到駕校,幫她報名學車,算是送她的生日禮物。鐘曉芹想著因為不會開車,離婚時只能把爸媽給的嫁妝那輛車留給陳嶼,為此下定決心學車。

推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