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而已 20 | Nothing But Thirty 20

顧佳決定關了茶廠,可村民們卻指著能在茶園工作維持生計。茶廠的廠長也是這個村子的村長,帶顧佳在村子裏走了壹圈,介紹這個村子的情況,因為這裏不適合種別的莊稼,只能做茶園,村民是靠茶園來維持最基本的生活。顧佳看到孩子們稚嫩的臉以及淳樸的村民,她猶豫了。

夜裏,顧佳坐在門口,其實以前的她是不可能不來實地考察的,這次真的像許幻山說的壹樣就像魔怔壹般,王太太幫忙搞定幼兒園,於太太家的煙花單子,心中認定太太圈給她的東西是最好的,感慨人捷徑走慣了,總有壹天會跌得很慘。顧佳知道直接宣布倒閉,對他們家是最小的風險和損失,但今天看過那些孩子,根本沒有辦法說服自己立馬關廠走人。這壹次,許幻山支持顧佳,可以接受再壹次抵押房子,他是做設計的,可以設計茶葉包裝。顧佳也為茶葉起了個新名字,叫空山茶。

王漫妮帶阿曼尼來參加品酒會,同時告訴梁正賢她可能有機會調去香港總部的事,主要不想兩地分居,想長相廝守,所以只要有機會在壹起就不想異地,倘若她真的去香港,就不會被爸媽催婚。梁正賢聽了心裏明顯慌了,勸王漫妮再好好考慮。鐘曉陽拉著鐘曉芹來到天臺看雲彩,然後鼓起勇氣想要向鐘曉芹表白。鐘曉芹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麽,她對此有些抗拒,讓鐘曉陽不要說出來。

陳旭拉著陳嶼來酒吧喝酒,開門見山問他是不是跟嫂子離婚了,並說了他觀察到的細節。陳嶼承認他們離婚了,其實他的心裏也很苦,在鐘曉芹和丈母娘的眼裏,他是電視臺最風光的編輯,可是他已經被排擠很久了。

陳嶼提起他在家不洗鐘曉芹衣服的事,其實不是他不洗,而是鐘曉芹不讓他洗不讓他碰衣服。陳嶼承認是有那麽幾次沒有去接鐘曉芹,可要麽有事根本走不開,要麽是離他太遠。不過最重要的是孩子的事,壹開始他確實沒想要那個孩子,但自從那次去做B超,聽到孩子的心跳聲,那壹刻他就走心了,還量了魚缸的尺寸要改成嬰兒房,後來孩子沒了,他也難受傷心,卻沒有人關心註意,不過在他心裏,鐘曉芹壹直是他媳婦。陳旭知道陳嶼的內心是想追回嫂子,於是幫忙出謀劃策。

陳旭背著喝得醉醺醺的陳嶼回家,為了給他們制造機會,直接將陳嶼扔在床上,讓鐘曉芹幫忙照顧就走了。陳嶼口中壹直喊著渴要喝水,鐘曉芹看著不省人事的陳嶼,壹臉嫌棄地走出去取水進來。陳嶼迷迷糊糊地喊著陳旭的名字,說他錯了,希望陳旭幫忙求鐘曉芹原諒他。鐘曉芹聽到陳嶼的道歉,心情復雜。

黛西在總部有關系不錯的同事,了解到阿曼達想幫王漫妮爭取去香港的機會,知道王漫妮有個有錢的男朋友,但還是真心地勸她不要被愛情迷了眼,別到頭來是竹籃打水壹場空。王漫妮陪梁正賢去參加壹個局,梁正賢見王漫妮聽不懂他們在談的東西,又見王漫妮在玩手機,於是讓她先回去。王漫妮很生氣,她根本沒有在玩手機,只是將他們講的內容記在手機備忘錄裏,她承認跟梁正賢在壹起增長了不少見識,但她會通過自己的努力去爭取去香港的機會,那時就有資格坐在梁正賢的身邊,聽懂他們說的那些詞。

顧佳來到太太圈聚會的會所,這些太太們壹個個都很緊張心虛。顧佳拿出壹盒茶葉,明確她做定這個茶廠。這幾天顧佳在茶廠從頭到尾學了壹遍,別看小小的壹盒茶葉不起眼,但也得經過千錘百煉。她還得感謝李太太為了自己這個不起眼的人,費盡心思挖了這麽大壹個坑,不過她是心甘情願為自己的錯誤買單,相信她們將來也壹定會為她們自己的錯誤買單。

顧佳還瞧不上這些太太們,壹個個頂著丈夫的姓活著,聚在壹起只會炫耀攀比,真是越光鮮越可悲,不像她做自己,她永遠是顧佳,跟她們後會無期,說完霸氣轉身離開。王漫妮逛街的時候,經過壹家咖啡店看到在沖咖啡的前男友,於是走了進去打招呼。王漫妮壹直以來都想要找個有錢的男朋友,無奈前男友沒錢,她是直接甩了人家。

推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