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而已 17 | Nothing But Thirty 17

顧佳終於拿下茶廠,激動得睡不著,想著馬上就要發大財了,還把睡得迷迷糊糊的許幻山叫醒,想要分享她的喜悅。許幻山卻吐槽顧佳魔怔了,困得不行的他又倒頭大睡。

梁正賢來上海找王漫妮,王漫妮希望梁正賢多待幾天,再次詢問他們之間是什麽關系。梁正賢還是避而不答,王漫妮很生氣,不想他們再這樣曖昧不清,現在店裏來了壹個年輕的上司,堵住她的升職之路,沒事還刁難她,所以感情和工作中她總要抓緊壹個,畢竟她已經三十,耗不起。

王漫妮剛到店裏,就被黛西訓話,遲到十五分鐘被開了壹張店鋪罰單。這時梁正賢來到店裏,王漫妮還在氣頭上沒有搭理。梁正賢找黛西買了不少飾品,然後當著大家的面送給王漫妮,宣布王漫妮是他的女朋友。這壹刻,王漫妮感覺到特別開心幸福。

梁正賢還向店長請假十分鐘的時間,帶王漫妮來到商場的地下停車場,已經幫忙租了壹年的車位,以後王漫妮的車再也不用停在馬路對面,還為自己考慮不周到加重王漫妮的負擔表示歉意。王漫妮感動得瞬間紅了眼眶,淚流滿面。王漫妮還沈浸在有男朋友終於脫單的幸福中,結果梁正賢卻表明他的立場,他是不婚主義。王漫妮徹底懵了,上壹秒她還在天堂,多麽開心幸福,可下壹秒,這壹切都破碎了,因為梁正賢是不婚主義,意思是不用負責。

陳嶼在家做好飯菜,還偷偷在陽臺瞄著,看見鐘曉芹回來故意假裝坐在沙發上悠閑地喝著水。鐘曉芹在樓下看到陳嶼貼的尋貓啟示,心裏竟有壹絲的感動。回到家,鐘曉芹沒有說話。陳嶼開口謊稱嶽母過來做了飯菜,鐘曉芹聽了立馬沖到飯桌前吃了起來。明明是陳嶼自己做的飯菜,小心翼翼向鐘曉芹提出壹起吃,結果鐘曉芹提起同居合約,陳嶼只好用微信跟鐘曉芹交流,征得同意後才坐下來壹起吃。

合約到期,老商戶不肯漲租續簽,就要去找商鋪撤店。原本這個活是派給公司的同事李姐,結果她轉手就把這個燙手山芋丟給好欺負能忍的鐘曉芹。這可是最受累最受氣的活,鐘曉芹去找商戶談撤店,好言好語相勸,對方不配合壹點就炸欺負鐘曉芹,還好鐘曉陽出現護著鐘曉芹。

顧佳面試育兒師,許子言特別抵觸,他不喜歡這個阿姨。許幻山原本就不贊同請育兒師,安撫好許子言後找顧佳談話,表明態度不同意找育兒師,許子言的事壹直都是顧佳親力親為,指責顧佳現在是要丟掉這個包袱。顧佳希望許幻山明白,可以不請育兒師,但不能說她丟包袱。許幻山還百般嫌棄顧佳最近狀態不對,兩人大吵壹架。許子言被爸爸媽媽吵架吵醒,害怕爸爸媽媽會像別的小朋友的爸爸媽媽壹樣不要他。顧佳看著許子言委屈的樣子特別心疼,答應不找育兒師安撫好許子言的情緒。

閨蜜聚會,王漫妮分享梁正賢是不婚主義的事。顧佳問王漫妮自己是怎麽想的,王漫妮表示梁正賢滿足她對伴侶的壹切幻想,說不定梁正賢哪天就想結婚了,所以她不會放棄,以後梁正賢想結婚的時候,最起碼身邊的那個人是她。顧佳直言,若梁正賢不是壹個財務自由的美籍華人,說出不結婚王漫妮是否會同意。顧佳壹語道出梁正賢當初吸引王漫妮,就是在郵輪的行政艙,可王漫妮現在又拿愛情說事。

王漫妮聽了很生氣,顧佳的意思她是圖梁正賢的錢。顧佳認為王漫妮若真圖錢還好反倒沒什麽損失,可現在是王漫妮自己陷進去了,而對於壹個不結婚的人,她全情投入,敞開心扉,最後只會受傷。王漫妮被戳穿心思,惱羞成怒指責顧佳是最近被有錢太太洗腦了。鐘曉芹安慰王漫妮,冷靜下來後,王漫妮承認顧佳看穿了她,她是被戳穿心事才會那麽生氣,只是她以後不可能再遇到壹個比梁正賢對她更好的人,再說婚姻不能綁住兩個人,她就是單純地想跟梁正賢在壹起。

陳嶼最近對鐘曉芹特別上心,每天下班就在家裏做飯,搞得鐘曉芹都調侃他是不是要改行了。陳旭突然不打招呼就來家裏,問陳嶼和鐘曉芹是不是吵架了。鐘曉芹有些心虛緊張,擔心陳旭偷聽到她和陳嶼的談話,知道他們離婚的事。

推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