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而已 14 | Nothing But Thirty 14

王漫妮對她和梁正賢的這段感情,慢慢地開始有了期待。顧佳突擊檢查煙花廠,壹眼看出消防通道之前放過東西,還有剛剛從她身邊經過的員工身上的煙味很大,這種煙癮很大的員工只能開除。顧佳還註意到煙花廠有阿姨在做飯,還讓員工加班。顧佳希望顏廠長明白,煙花廠最忌諱是明火和加班,疲勞作業是大問題,而再大的訂單沒有人命大。

鐘曉芹回爸媽家,看到鐘媽媽在整理她的行李箱,擔心離婚證被發現,有些心虛,借口有事拖走行李走了,跑到外面餐廳好好吃壹頓犒勞離婚的自己。鐘曉陽正好在那家餐廳和朋友聚餐,看到背影就認出鐘曉芹,等吃完後追出來打招呼。鐘曉芹問他有沒有正經點的歌廳刷夜,鐘曉陽建議鐘曉芹可以去汽車電影院,鐘曉芹覺得這個主意不錯,拖著行李就走了,鐘曉陽原以為鐘曉芹會邀請他壹起去,最終只能失望。

顧佳依偎在許幻山的身上,兩人看著天空中藍色的煙花,雖說萬分絢麗奪目,但藍色煙花存放有風險,顧佳想著沈傑的事就心有余悸,於是向許幻山提議不要生產藍色煙花。許幻山卻不同意,這是他精心設計的成果,不能辜負他的設計。

次日壹早,顧佳拉著許幻山去爬山看雲海,到了山頂拿出兩枚硬幣對著雲海許願。顧佳的願望是許幻山早壹天不當法人,別人目標是把公司做大做強,她是希望早點攢足資本把公司關了,早點從火藥桶上移開,這樣才能睡個安穩覺。比起擔心失去公司,她更害怕失去許幻山。顧佳的這番話讓許幻山下定決心不生產藍色煙花,回去就找顏廠長徹底清理庫存。

顧佳約太太們去新開的甜品店,並向許幻山講述她的策劃,結果許幻山卻說無聊幼稚。鐘曉芹忘記而刷陳嶼的信用卡去開房,收到信息的陳嶼著急了,打電話追問鐘曉芹。上班的時候,鐘曉芹突然接到鐘媽媽的電話,說是鐘爸爸住院了,她是特別著急,可現在正好是下班高峰期,打車不方便,鐘曉陽聞訊直接騎著摩托車載鐘曉芹趕到醫院。所幸鐘爸爸已經脫離危險,因為他有心臟病病史,有復發的跡象,到時再根據具體情況需要做壹個治療方案。陳嶼聞訊趕來醫院,看到在壹旁的鐘曉陽,心裏竟有些慌了。

陳嶼提出開車送鐘曉芹回去,鐘曉芹感謝陳嶼來醫院,同時拜托他先別把他們離婚的事告訴他媽媽,主要是兩家人通氣這麽快,現在鐘爸爸住院,不想刺激老人家。而等她安頓好,會慢慢告訴父母的。鐘曉芹今晚住王漫妮家,王漫妮還向鐘曉芹推薦從什麽地方看房源,教她怎麽要怎麽做。

梁正賢送了王漫妮壹輛車,王漫妮咨詢閨蜜是否能接受。顧佳認為不是不能收,而是以什麽身份收,建議王漫妮借這次機會把兩人的關系挑明。王漫妮約梁正賢見面,問他自己是以什麽身份收這份禮物,是朋友還是女朋友。梁正賢遲疑了,他是避而不答。

看完歌劇回去的路上,梁正賢要給王漫妮壹張銀行卡。王漫妮拒絕,理解梁正賢沒有正面回答過他們關系的問題,畢竟他有自己的想法,自己可以接受車,就當代步工具他也隨時可以收回去,但銀行卡自己是不能收的,否則等於自己被他包養。

閨蜜三人在外面吃飯,鐘曉芹抱怨看了那麽多房都沒有合適的。顧佳和王漫妮建議鐘曉芹可以搬回去和陳嶼壹起住,畢竟簽了協議房子有她的壹半。三人聊著聊著鐘曉陽走了過來,鐘曉芹對鐘曉陽的出現很不歡迎,向閨蜜埋怨鐘曉陽就是壹個煩人的同事,雖說幫了她,但就是壹個小屁孩。顧佳和王漫妮聽了是意味深長地笑了起來。

推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