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而已 11 | Nothing But Thirty 11

王漫妮和梁正賢發生關系,事後看到房間裏梁正賢購買的店鋪的物品,有些緊張解釋她沒有跟店裏的客人發生過關系。梁正賢好奇王漫妮在郵輪上為何拒絕他,王漫妮坦言自己不喜歡艷遇,也沒有那麽隨便,當他突然出現在自己熟悉的地方,自己這個年紀喜歡看得見抓得住的東西。

顧爸爸選了壹家養老院,顧佳和許幻山前去幫忙整理。顧佳幫忙鋪床,顧爸爸提起顧佳上寄宿學校時,是他鋪的床,父女二人聊起往昔。現在顧爸爸死活要搬來養老院住,顧佳清楚顧爸爸是不想成為自己的負擔,唯壹能說服自己的,就是看著這壹屋子跟顧爸爸同年齡的人,想著顧爸爸要是沒辦法跟自己開口說的事也有人說說話,自己就當送顧爸爸去了壹個寄宿學校。

鐘曉陽幫鐘曉芹搞定最難的五家店,鐘曉芹卻有些酸地指出鐘曉陽挑這幾家店的原因,是因為這五家店的負責人都是女的。原本她壹直以為職場裏靠姿色占優勢的是女生,虧她還幫鐘曉陽做了詳細的資料,結果鐘曉陽只是靠賣笑就能簽約。鐘曉陽不明白鐘曉芹怎麽生氣了,鐘曉芹卻讓鐘曉陽以後不要喊自己姐姐。

閨蜜相見,王漫妮講述她和梁正賢的這段艷遇,她是想發展這段關系,梁正賢條件那麽好,單身有錢又有趣,可就是太好讓她覺得不真實。顧佳擔心梁正賢條件那麽好,會不會不是單身,或者結過婚。王漫妮為此問顧佳是否有辦法查梁正賢,顧佳讓王漫妮想辦法拍到梁正賢護照的首頁,自己找個人問問看。

顧佳準備把壹家這個周末就結束營業的店接手過來,然後開壹家甜品屋,計劃把太太圈下午茶固定在這個場所裏面,雖然提供不了信息,但可以提供信息交流的場地,到時那些太太們可是得擠破頭來找自己。這個地方小,花不了太多錢,但顧佳不好問許幻山要錢,就把自己的保金贖出來。

王漫妮和梁正賢見面,她問梁正賢定居的事情,梁正賢卻扯開話題,滔滔不絕地講他去海釣之事。王漫妮對梁正賢動心了,含情脈脈地看著。梁正賢正式向王漫妮介紹自己,是美籍華人,很多年前回香港創業,現在是單身,不過明天要回香港,王漫妮聽了有些失落。梁正賢還邀請王漫妮下個月壹起去瓦努阿圖看沈船,嘗嘗他釣上來的海魚。顧佳通過王太太在香港的律師,查到梁正賢單身的證明,王漫妮聽了特別高興。

許幻山的體檢報告顯示是脂肪肝,為了許幻山的身體健康,顧佳決定陪許幻山壹起斷食晚餐,三個月後去檢查看看有沒有效果,許幻山調侃還有績效考核等著自己。夜裏,許幻山餓得睡不著,偷偷起來去廚房找吃的,許子言還偷偷把他藏起來的零食分給許幻山吃。

部門聚餐,同事吵著讓鐘曉芹幫忙烤肉。鐘曉陽心疼鐘曉芹,看不慣鐘曉芹被使喚欺負,主動提出他來烤,結果鐘曉芹卻罵他跟自己搶。上洗手間時,鐘曉陽向鐘曉芹坦白,五家店確實是他故意選的,本意是替鐘曉芹分擔,他沒有別的優勢,只有性別優勢。鐘曉芹突然肚子疼,鐘曉芹趕緊送她去醫院檢查。

醫生告知鐘曉芹是急性腸胃炎,根據病史記錄有過流產手術,這是免疫力降低,提醒她要多加註意。鐘曉陽在診室外面聽到醫生的話,主動回避去繳費。鐘曉芹打電話讓陳嶼來接她,結果陳嶼跟魚友見面讓鐘曉芹自己打車回去。鐘曉陽擔心想要送鐘曉芹回家,不過鐘曉芹已經叫車了,鐘曉陽還專門拍了那輛車的車牌號碼。

許幻山和沈傑打球,在等場地時跟沈傑提起顧佳最近有些不對勁,總覺得大單有問題,壹句話就拿下了,懷疑顧佳有問題。沈傑為顧佳說話,顧佳忙活這麽多,就是為了這個家。時間到了,可那些在校大學生卻壹直不把場地讓出來,許幻山帶頭跟這些學生打了起來,還鬧到派出所。

顧佳聞訊趕去派出所,那些學生是拒絕和解。陳旭故意嚇唬他們,這些在校大學生才答應和解,將許幻山撈了出來。顧佳幫許幻山處理傷口,許幻山聽顧佳提到太太圈說話就陰陽怪氣,顧佳為此跟許幻山吵了起來,不過她很快就跟許幻山道歉,主要是心急,畢竟煙花的訂單還沒完全拿下,這個時候不能大意。

王漫妮和梁正賢去潛水,水下時,突然出現壹個暗流,梁正賢的手電和調節器都沖掉了,多虧了王漫妮,雖說是個新人,卻非常冷靜地救了他壹命。梁正賢跟他的那些朋友講述這段經歷,之後去買吃的,留下王漫妮跟他們聊天,從他們口中,王漫妮得知想要上船,至少要壹年前占位,最少也要半年前,否則根本上不了船,瞬間傻楞住。

推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