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而已 10 | Nothing But Thirty 10

鐘曉芹和陳嶼去做了孕前檢查,鐘曉芹故意支開陳嶼去買水,然後拿起手機偷偷拍了陳嶼的檢查報告發給鐘媽媽。陳嶼轉身正好看見,憤怒指責鐘曉芹不給自己留隱私。鐘媽媽問過不少老同學,說陳嶼的身體沒問題。

房東要賣房子,中介幫王漫妮找了壹套房子,空間比現在的還大,租金也便宜不少,就是在郊區。鐘曉芹前來幫王漫妮收拾東西,她特別羨慕王漫妮和顧佳對所有事情都有規劃,也因此決定振作起來,明天就把假銷了回去上班。

夜裏,顧佳夢見顧爸爸突發心臟病而驚醒,因為擔心連夜打電話給顧爸爸,結果電話壹直占線。顧佳瞬間亂了方寸,著急忙慌要馬上回家去看看。許幻山寬慰顧佳,建議她打家裏座機試試。果真顧爸爸接了電話,睡得正香了,是顧佳緊張了。

次日壹早,顧佳就買了許多東西回家去看顧爸爸,給出三個辦法,安攝像頭、找個保姆和搬去跟自己壹塊去。顧爸爸不要裝攝像頭,也不要找保姆。顧佳便要求顧爸爸搬去跟自己壹塊去,顧爸爸堅持不去,他不願寄人籬下,也不願顧佳半夜三更替他擔心,因此決定住養老院。顧佳不同意,顧爸爸提議先去養老院看了再做決定。

陳嶼的選題連著被斃掉三個,為此詢問上司陸姐是什麽問題。陸姐直言陳嶼業務不精,角度不正,沒有社會敏感度,心思也不在工作上,都還憋著請年假。陳嶼把年假要了回來準備陪陪鐘曉芹,結果鐘曉芹卻把假銷了要回去上班,兩個人不溝通,只能錯過。

鐘曉芹回來上班,意外鐘曉陽重新調回市場部,看著鐘曉芹答應幫同事做這個做那個的,還勸鐘曉芹不要總靠做苦力刷存在感的事情。鐘曉陽陪著鐘曉芹去地庫取東西,突然有輛車車速很快,險些要碰到走在外側的鐘曉芹,鐘曉陽眼疾手快將鐘曉芹護在眼前,還對揚長而去的那輛車破口大罵。

顧爸爸心疼顧佳,知道顧佳有今天不容易,自己沒幫上忙就算了,絕不能再給顧佳添亂,堅持不搬去跟他們住,要住養老院。顧佳看不上顧爸爸找的養老院,覺得條件設施都不好,為此自己找了壹家養老院。顧爸爸壹聽壹年就要兩百萬,心疼顧佳不容易,最終跟顧佳挑明,自己可以接受顧佳出錢,但養老院得他自己選。

於太太按照顧佳教的方法跟兒子平等相處,效果還挺不錯的,於先生發現兒子跟於太太更親近了,家裏也整天都很熱鬧。顧佳幫了自己那麽大的忙,於太太自然不會忘了顧佳的事,約顧佳下次和許幻山壹起來球局談煙花秀的事。顧佳已經把路鋪好了,打高爾夫球時,許幻山跟於先生沒談幾句就搞定煙花秀的事,原本他還想著對方至少要看看設計稿比比作品,結果卻這麽簡單。

顧佳跟許幻山商量接下來想專攻太太圈,說不定能找到新的機會,多個人脈就多個訂單。許幻山有些不高興,指出顧佳的想法很危險。顧佳說起太太圈有個下午茶,什麽情報都是那裏獲得,所以她要想想該做什麽。

船上邂逅的男子梁正賢突然出現在王漫妮工作的店鋪,王漫妮看到他是驚喜又意外,內心竊喜卻沒有明顯表現出來。梁正賢照顧王漫妮業績買了很多物品,王漫妮送梁正賢出門,還是想知道梁正賢出現這裏的原因。梁正賢下船去看極光,還去了很多地方,但總覺得缺少了點東西。梁正賢看到王漫妮還戴著自己送的手鏈,瞬間心裏有數,離開時給王漫妮留下壹張房卡。

王漫妮為此特地請假去赴約,當房門打開的那壹刻,什麽也顧不了了,再也不想壓抑自己的情感,摟著梁正賢激吻。

推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