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而已 06 | Nothing But Thirty 06

鐘曉芹和同事聚餐,席間同事提起生孩子可以增進夫妻感情。鐘曉芹想著她和陳嶼的現狀,主動打電話讓陳嶼來接她,結果陳嶼卻讓她自己打車回來,還直接掛掉電話。回到家,鐘曉芹看到陳嶼專門為她準備的小夜燈,不禁感動起來。

鐘曉芹看著熟睡的陳嶼,想起同事的話,於是叫醒陳嶼,撒嬌孕吐想喝酸梅湯。被吵醒的陳嶼很不耐煩,沒好氣讓鐘曉芹自己用手機軟件叫就好。鐘曉芹很失望,剛剛還感動陳嶼變了,結果還是壹樣。

上班時,鐘曉芹去取快遞,巧遇王漫妮,正準備把上次借的錢歸還時,王漫妮被叫走了。鐘曉陽意外鐘曉芹竟然認識王漫妮,鐘曉芹奇怪鐘曉陽提到王漫妮怎麽是這種眼神,細問下才知道王漫妮是私兌積分的銷售。鐘曉芹雖跟王漫妮沒有什麽接觸,但堅定相信王漫妮不是那樣的人,為了不讓好人被冤枉,冒著得罪領導的風險闖進會議室,建議他們去查積分被兌期間的監控。

根據監控顯示,是壹個女孩以王漫妮的名字存的積分。可王漫妮不認識那個女孩,不過她覺得女孩很面熟,好像在什麽地方見面。王漫妮翻看微信朋友圈,看到這個女孩和琳達的合影。女孩是琳達的朋友,琳達因嫉妒王漫妮而設計陷害。王漫妮得以清白,琳達因此受到開除的處分。

下班回家,鐘曉芹跟陳嶼提起她今天行俠仗義,很有可能得罪領導。陳嶼還說風涼話,念刀孩子是鐘曉芹要生的,要是領導因她懷孕找茬,自己可養不起她和孩子。鐘曉芹撒嬌想吃水餃,其實陳嶼就是嘴硬心軟,嘴上說著不煮,行動上卻打開冰箱拿著餃子去煮了。

多虧鐘曉芹,王漫妮才得以保住工作,因此親自包餃子感謝鐘曉芹。二人壹邊包餃子壹邊聊天,鐘曉芹透露她懷孕的好消息,只是領導並不知道,請王漫妮幫忙保密。其實王漫妮還挺羨慕鐘曉芹,她來到這座城市打拼八年,卻始終沒有歸宿感,說著說著傷感起來,之後交代鐘曉芹以後遇上什麽自己能幫忙的盡管開口。

顧佳向陳旭了解那天晚上的事,得知李可壹開始是沒有去的,而許幻山還幫李可擋了不少酒,在李可的煽動下,許幻山才對客戶動手。顧佳從陳旭口中得知李可對許幻山越來越迫切的心思,主動找到李可,說明公司是她當全職太太前和許幻山壹起創立的。顧佳指出李可不註重專業能力,而是把心思花在男領導身上,研究他們的喜好,把獲得他們的好感當做獎勵,並不是有多大的野心,無非就是利用性別的優勢獲得更多的偏愛和照顧。顧佳還給李可寫好辭職信,讓她簽字體體面面地走人。

今天是鐘曉陽在市場部的最後壹天,特意教鐘曉芹要學會拒絕。徐總找鐘曉芹談話,提及工作調動之事。鐘曉芹壹聽急了,以為是她上次頂撞徐總被穿小鞋,趕忙要道歉。其實徐總不是心胸狹窄之人,她是為鐘曉芹著想,要給鐘曉芹升職調去運營部,勸鐘曉芹抓住機遇。鐘曉芹因為有孕在身而婉拒,但暫時無法告知原因。

王太太帶顧佳去參加太太們的聚會,這些太太們特別膚淺,還嘲笑王太太呢。顧佳把包包放在地上時,發現這些太太們的包包都是奢侈品大牌,自己這個檔次的名牌包包似乎拿不出手。聊天時,顧佳聽到於太太的老公手握國內三大樂園的經營權,她看到商機,主動加於太太的微信。聚會結束,太太們合影,她們的包包壹個個都是奢侈品大牌。顧佳的名牌包包拿不出手,於是將包包別在身後。回去的路上,顧佳看了這些太太們的朋友圈合影,意外自己竟然是被截掉的那個。

為了能融入這些太太們的圈子,顧佳要去買那些太太們壹樣牌子的包包,希望這個包包能成為敲門磚,只是店鋪裏都沒貨,於是讓鐘曉芹幫忙問問。鐘曉芹想到認識王漫妮是奢侈品的銷售,答應幫忙問問看。

推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