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而已 05 | Nothing But Thirty 05

王太太看到木子媽媽針對顧佳的壹幕,喊顧佳陪她去做水療,奇怪才半月時間,顧佳怎麽就得罪家長了。顧佳無奈,因為家委會的事木子媽媽對她那麽大的敵意。王太太講述家委會會長的重要性,顧佳沒想到幼兒園還有這樣的利益鏈,可她壓根就沒想取代木子媽媽。王太太直言顧佳威脅到木子媽媽的利益,她很欣賞顧佳,不是壹個小格局的人,清楚想要什麽,並且會努力去得到。

顧佳勸鐘曉芹不要和陳嶼慪氣,應該想辦法解決問題。鐘曉芹和陳嶼去看球賽,她是壹通抱怨,孩子的事今天必須商量出個結果來。可是兩人壹個想生,壹個不想生,最後只有壹個人選擇妥協。這時陳嶼接到單位的電話,必須馬上回去開會,就這樣把鐘曉芹壹人丟在球場上。

鐘曉芹壹個人落寞回家,結果家裏的鎖又打不開,她給陳嶼打電話卻壹直沒有人接聽,只能坐在樓梯口等著。好不容易等到陳嶼回來,忍不住壹通埋怨。陳嶼打開了門,並沒有註意鐘曉芹的情緒,還教她開鎖要用巧勁,可鐘曉芹已經累得直接躺床上去了。

陳嶼問鐘曉芹比賽誰贏了,鐘曉芹反問陳嶼是不是很不想要孩子。陳嶼坦言不是不想要,而是不敢要,怕將來有壹天孩子說最倒黴的就是攤上他這個爸爸。陳嶼向鐘曉芹吐露埋藏在心底的心事,小時候弟弟做錯事了,都是他這個做哥哥的在承擔,受原生家庭的影響而不敢要孩子。鐘曉芹聽了似乎理解陳嶼不想要孩子的原因,忍不住心疼,還反過來安慰他。

鐘媽媽從親家母口中得知女兒懷孕的好消息,沒有打聲招呼就來家裏,催著鐘曉芹去醫院建檔。做B超檢查時,醫生讓鐘曉芹聽聽胎心,那可是世界上最奇妙的聲音,大家都特別激動。產檢回來後,鐘曉芹和鐘媽媽母女二人興奮要在網上挑選孩子的東西,陳嶼卻沒有壹點興趣,甚至還潑冷水。

王漫妮被人陷害把顧客小票拿去私兌積分存到自己的會員卡,此事還鬧到商場的物業公司。王漫妮承認那張銷售單和會員卡都是她的,但她沒有這樣做,懇請給她時間去找客戶幫忙澄清,還她清白。結果那位顧客根本不願幫忙,還懷疑王漫妮是在他走後撿回的銷售單。王漫妮委屈又無助,這件事關系到她的工作,若是沒人證明她的清白,她很可能因此丟了工作。

顧佳聽說許幻山和萬總吵了起來,許幻山還把資料扔萬總身上,趕緊去公司安慰許幻山。顧佳承認萬總不是壹個好客戶,可萬總公司的訂單占他們公司利潤的壹半,是個大客戶,若是不合作,下個月公司資金鏈就會斷裂。許幻山有情緒,為他的作品感到不值。

顧佳特意打扮隆重約萬總見面替許幻山道歉,端起酒杯壹飲而盡表示誠意。顧佳特別感謝萬總這兩年對公司的照顧,有了萬總的訂單,公司才能正常運轉,並承諾拿出利潤的百分之二十給萬總。萬總沒有相信,許幻山說是寧可餓死也不再接他的訂單。顧佳表示許幻山說的是氣話不是真話,不能當真。

萬總聽了竟然拉著顧佳的手說話,顧佳覺得很惡心,很想甩開,可為了公司能夠正常運轉,她耐著性子強忍著。萬總卻得寸進尺,聲稱現在只有壹種解決辦法,覬覦顧佳的美貌想要顧佳委身於他。顧佳再也忍不了了,推開萬總的手,寧願舍棄這個客戶也不想受委屈。

今天是幼兒園小朋友木子的生日,放學後小朋友就被接去給木子過生日。顧佳去木子家接的時候沒有看到許子言,於是詢問木子媽媽。木子媽媽的表情明顯不自然,此時臥室傳來許子言傷心哭喊的聲音,原來許子言被關在臥室裏。顧佳心疼極了,直接扔掉包包命令木子媽媽把門打開。

顧佳看著哭成淚人的許子言,滿眼心疼。木子媽媽卻還要誣蔑許子言有孤僻癥,不跟其他小朋友壹起玩。顧佳安撫好許子言的情緒,讓他乖乖在壹旁等著,然後摘掉手表脫掉高跟鞋把木子媽媽推進臥室,關起門來將木子媽媽暴打壹頓。顧佳自己可以受委屈被欺負,但誰都不可以欺負她的兒子。木子媽媽揚言要驗傷報警,顧佳回擊該報警的人是她,木子媽媽沒有經過她同意就把許子言接來,還威脅木子媽媽要把她收回扣謀私的那些爛事都發到群裏去。這是顧佳第壹次打人,因為比起體面還有更寶貴的事和想保護的人。

顧佳跟許幻山商量,真的不想跟萬總合作就放棄,提議把現在住的大房子質押給銀行,這樣銀行的貸款,可以暫時緩解公司資金鏈斷裂帶來的壓力。顧佳覺得危機也是轉機,相信公司會帶來新的突破。

推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