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而已 03 | Nothing But Thirty 03

王漫妮在醫院醒來,醫生宣布她是急性腎炎,雖說現在是輕癥,但再拖下去就成問題。王漫妮是平時不註意身體,工作經常憋尿,需要休息壹周的時間。王漫妮接到王媽媽的電話,剛剛是王媽媽打的急救電話,擔心王漫妮的情況,正在收拾行李準備過去。王漫妮因為自己的癥狀是輕的,不讓王媽媽過來。當了壹輩子護士的王媽媽便讓王漫妮拍輸液的瓶子,看看用的是什麽藥。

顧佳為了讓王太太幫忙,專門從家裏搬出望眼鏡讓許幻山教自己怎麽使用。顧佳陪鐘曉芹去醫院做檢查,確認是懷孕了。鐘曉芹很苦惱,陳嶼只是出壹趟差,回來就發現她懷孕了,而且他們約定好結婚前五年不要孩子。顧佳認為孩子都是緣分,勸鐘曉芹不要顧慮陳嶼的想法,關鍵是她自己想不想要這個孩子。

陳嶼出差回來,看到桌上的飯桌,知道肯定又是丈母娘過來了,於是跟隨後回來的鐘曉芹埋怨,希望丈母娘下次不要趁他們不在的時候過來做飯和歸置屋子,還指責鐘曉芹都已經三十了,還要讓父母來伺候。陳嶼說話特別難聽,惹得鐘曉芹不高興跟他吵了起來。吃飯的時候,鐘曉芹給陳嶼看檢查報告。陳嶼卻問鐘曉芹想不想要這個孩子,陳嶼的態度讓鐘曉芹很失望。

陳嶼欲言又止跟鐘曉芹商量不要孩子,主要是他們結婚時說好婚後五年才要孩子的,鐘曉芹失望表示明天就去做手術。陳嶼看鐘曉芹生氣了,趕緊拿出他出差買的禮物招財貓,鐘曉芹看都沒看就把自己關在房間。

顧佳教王太太使用望眼鏡,王太太特別認真表示想要買顆小行星,問顧佳是否知道在哪裏買。顧佳聽了直接傻眼,王太太竟然以為有錢可以買到壹切,但還是說明可以獲得小行星的命名權。王太太就是想用她兒子的名字來為小行星命名,她有的是錢。顧佳聽了表示通過兒子幼兒園的面試讓她明白不是有錢什麽事都能辦到,突然間她就不想求王太太幫忙。同時還指出王太太餐廳掛的那副畫是莫奈的睡蓮,梵高的是向日葵,並不是有錢能買到的。

顧佳準備離開,王太太落寞表示她並不是喜歡研究望眼鏡,不過是為了跟兒子有話說,兒子嫌棄她,說的話跟顧佳是壹模壹樣,這就是可憐天下父母心。王太太提起顧佳為了兒子光著腳走路那天,壹度以為他們是壹類人,只不過現在看來顧佳沒有她放得下。

王漫妮出院,看著爸爸發來媽媽因為擔心她壹夜沒睡的照片,心中難受,為了不讓媽媽擔心獨自在外的她,於是決定跟媽媽之前說要介紹的對象相親見面。王漫妮和相親對象宋東湖見面,她對對方印象不好,抱怨對方從約在酒店大堂見面就開始算計,看得上,就帶她到樓上參加午餐會,看不上就推說在樓上有工作。總之,王漫妮要找壹個稱心如意的對象,她是寧缺毋濫。

這壹夜,鐘曉芹輾轉難眠。次日在醫院等做手術時,陳嶼跟鐘曉芹說好,這手術是她自己同意的,希望她不要在之後翻臉。鐘曉芹去做術前檢查,她內心是想要孩子的,借口要加班離開醫院與顧佳見面,想知道她若是把孩子生下來,最大的代價是什麽。顧佳說了生孩子真實的壹面,有了孩子的女人會憋屈在這個媽媽的頭銜裏,會比任何時候都軟弱,但也是最堅強的。為了兒子,顧佳又找到王太太,要來王太太兒子的資料,在國外論壇上看有沒有人讓渡小行星的命名權,這樣王太太就會有屬於她兒子的小行星命名權的證書。

陳女士來店裏付款,王漫妮跟陳女士確認銷售單和定制單。陳女士雖衣著樸素,但她買珠寶的錢是前夫給她的補償款,財富是他們夫妻共同打拼的。只是老公有錢出軌了,去年直接把外面的女人帶回家跟她提出離婚,這套珠寶她是心甘情願購買的。王漫妮聽了陳女士的故事,心中有些不忍,內心想要勸說陳女士不要沖動決定,但為了升職,卻沒有說出這番話,似乎這就是現實。

顧佳向許幻山說了兒子上幼兒園的事應該沒問題的好消息,之後聽許幻山說在公司吃過晚飯,是李可自己做的,還有上次的橘子,只是李可說著說著就哭了。顧佳壹下就聽出這個李可有問題,第二天故意買了許多橘子去公司,提醒李可到把心思放在工作上,直接掐滅她不該有的心思。

推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