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而已 02 | Nothing But Thirty 02

顧佳和許幻山帶著兒子許子言去幼兒園面試,顧佳全英文跟幼兒園老師交流。許子言面試時,前面都表現得挺好的,只是在問到首都在什麽地方時,許子言壹直回答錯誤甚至還咬了老師的胳膊。顧佳趕緊向老師道歉,回到家後還安撫兒子的情緒,鐘曉芹聞訊趕來。

王漫妮接到王媽媽的電話,王媽媽將王漫妮這些年寄回來的錢都攢了起來,已經有壹大筆錢了,想跟王漫妮商量是不是拿著這筆錢托人在家找工作。王漫妮可沒有說過要回家,王媽媽提醒她三年前說過三十歲要回家的,再過幾月王漫妮馬上就三十了。王漫妮不想聽王媽媽念刀,借口沒吃東西掛了電話。可王媽媽的這通電話卻讓王漫妮感傷起來,看著眼前的盒飯,想著店鋪丟了壹條褲子要賠錢,瞬間心情不好。

顧佳告訴鐘曉芹面試結果讓他們回家等通知,她想著他們這套大房子的房本是有優勢的,因為聽說這棟樓的孩子都是上那家幼兒園。顧佳向鐘曉芹打聽他們市場部是不是有跟樓下的商戶有合作,請她幫忙找找有沒有寫推薦信的人。鐘曉芹只知道業委會的會長王太太,只是她能力有限,只能幫顧佳牽線。

王漫妮收到陳女士的微信說是今天可以來付款,興奮向副店長匯報這個好消息。聽到這個消息的琳達妒忌心使然,在背後搞小動作。王漫妮突發過敏破相,副店長安排另壹同事送王漫妮去醫院。琳達見狀向副店長表示之前陳女士也加過她的微信,副店長便安排琳達接待陳女士。

王漫妮去醫院打完消炎針後,坐著休息時,正準備塗口紅時,聞到口紅上桃子的味道,終於明白事情經過。回到店鋪,王漫妮就潑了琳達壹臉的水,提醒她自作聰明,結果陳女士還是點名要自己接待,奉勸她別再動歪心思,這次自己可以不揭穿,但警告她再有下次,會讓她在這裏待不下去。

鐘曉芹已經跟王太太打好招呼,顧佳帶著親手制作的蛋糕前去頂樓拜訪,意外竟然還是復式。王太太壹直在搗鼓著她的望眼鏡,顧佳就捧著蛋糕在壹旁等著,小心翼翼表示這個是專業的天文望眼鏡,建議王太太等晚上的時候試試,也許效果會更好。王太太這才擡起頭看了顧佳,明白顧佳來意,想讓孩子上對面的德浦幼兒園。顧佳讓王太太嘗嘗自己親手做的蛋糕,王太太吃過不少蛋糕,意外誇顧佳做的蛋糕味道不賴。

陳嶼出差了,鐘曉芹回爸媽家住。吃飯的時候,聽著鐘爸爸的話,驚悉今天的日子,這才想起她這個月的生理期沒來,瞬間緊張,趕緊去樓下超市買了驗孕棒,發現是兩條杠,看來她是懷孕了,只是她和陳嶼約定好結婚前五年不要孩子,這還沒到五年的時間,苦惱要怎麽辦。

顧佳和王太太正聊著時,王太太定的畫到了,說是梵高的睡蓮並且還是真跡。顧佳聽了感覺不可思議,瞬間蔫了,回家就問許幻山是否看過莫奈的睡蓮,壹個連梵高和莫奈都分不清的人,都可以過上那樣的生活,相信他們也可以,還鼓勵許幻山趕緊去畫設計圖。

三個月壹次的店長談話,王漫妮向店長講述職心得,她的心願是能升主管,就當是給自己三十歲的生日禮物。談話結束後,也許是太緊張,也許是工作太拼,王漫妮腰疼得險些倒下。

大樓的電梯壞了,物業主管安排鐘曉陽和鐘曉芹去大樓幫忙跑腿。鐘曉芹打聽到王太太每周五下午兩點都會去聚會,告訴顧佳這個消息。顧佳看時間差不多了,故意穿著拖鞋爬樓梯去堵王太太。王太太住的是十五樓頂層,顧佳把自己的拖鞋換給王太太穿,自己則赤腳,手中還拎著王太太的高跟鞋,陪著王太太來到樓下。王太太內心感動,答應讓顧佳明天去她家,幫忙調調望眼鏡以及說他們家的情況。

鐘曉芹在大樓前臺目睹顧佳把拖鞋換給王太太穿,心裏愧疚自責不夠爭氣,否則她跟王太太關系好壹點,就能幫上顧佳的忙。顧佳並不在意,還安慰鐘曉芹這是她當媽的修行。另壹邊,王漫妮總是拼工作,身體出現問題,在接聽王媽媽的電話時暈了過去。

推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