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醫甜妻 16

萌醫甜妻第16集:紀衡後招治孫潘,沈昭兒驚覺愛慕之心

孫潘強搶民女、聚眾鬧事,當街攔車為難節度使,這任何壹件事鬧到了朝廷,對孫家而言都不是好事。何況,眼下孫潘還被扣留在紀府。紀衡以退為進便解了孫從瑞壹心想要處置沈昭兒的心思,更逼迫孫從瑞答應對於減免賦稅,提高富人稅壹事不會橫加阻攔。以壹事換取自身兩件事的達成,對於久處政治的紀衡來說,只賺不賠。可是,對於壹心只想報仇的沈昭兒來說,卻是滿心不屑。她只看到了孫潘有罪就該罰,可是她卻看不到有些事不可操之過急,也從未問過紀衡可有後招。紀衡也同樣只看到沈昭兒恃寵而驕,故意引誘紀衡和紀征與孫潘起沖突,卻看不見她父母之仇。紀衡自然不會和壹個太醫去解釋自己的想法,而這也足夠讓沈昭兒死了讓紀衡幫忙報仇的心。

沈昭兒因言行無狀,被紀衡罰跪壹整天,又淋了雨暈倒昏迷。紀衡想要親自上前卻又在眾人面前礙於身份,不得不克制,只讓盛安懷代以照顧。紀征回府得知此事,連忙前來探望,可沈昭兒卻不再開門相見。壹為不想連累他兄弟二人起嫌隙,二也如同她所想,此刻,她只想與紀征保持距離,以免產生不必要的誤會。

很快,孫從瑞便來紀府興師問罪。他為了兒子同意了紀衡所奏,增加富人稅,因此得罪了富人,而孫潘卻被紀衡上請去賑災救民。災區瘟疫橫行,表面是為建功立業,實則此次壹去,必然九死壹生。孫潘害怕的甚至央求父親對紀衡妥協,以後都只以紀衡為尊,只為免去此行。這就是紀衡的後招,即可達成目的,也可懲戒孫潘。只是此事,必然是等於和孫從瑞撕破臉皮,日後也定是勢成水火。

孫從瑞更是主動約康德相會,想要和康德裏應外合,對付紀衡兩兄弟。只是,康德身有殘疾,註定無法名正言順的代替紀衡成為節度使。康德也並未答應孫從瑞,他有自己的考量。與其答應孫從瑞,成了別人的棋子,倒不如花些心思讓康寧兒嫁給紀衡。到時候,二人生下嫡子,再暗中取他兄弟二人性命,讓康寧兒的孩子繼承節度使壹職。等到那時,康德便可以在幕後掌握著紀府的實權。如此想著,康德便立即行動,費了百般功夫才讓盛安懷引著紀衡前來聽康寧兒唱歌。只可惜,連壹句話都未說上,紀衡便轉身離開。康德倒是並不著急,他早已打算好,壹步步讓康寧兒接近紀衡。只是康寧兒向來嬌生慣養,琴棋書畫、烹飪之法,她皆是壹竅不通。

康德在費盡心思想著怎麽讓妹妹接近紀衡,紀衡卻在為罰了沈昭兒的事內疚。他幾乎每壹次生氣,表面上皆是因為沈昭兒頂撞於他,其實是氣沈昭兒從來不會主動求助他。如今,甚至言行更加謹慎,表面恭敬,實則冷淡,這讓紀衡更加不適應。壹個不敢對對方有所期望,壹個又嘴硬不願意將心裏所想告知,倒像極了孩子之間置氣的模樣。好在,有盛安懷在中間調和點破,讓沈昭兒知道了紀衡所思所想。讓她明白了,紀衡已經為她的壹句話而懲罰了孫潘。

沈昭兒為了報仇,期望著借助紀衡的力量,卻又不敢將事實告知。她也未曾真正地想過,紀衡若為她得罪了孫從瑞又會有怎樣的下場。盛安懷的話,讓沈昭兒不得不面對自己的心。只是現在,紀衡不明白自己的心意,而沈昭兒即使明白自己喜歡上紀衡,她也不敢承認。何況如今兩人,尚且不夠信任,不夠坦白,他們之間還需時間,還需經歷更多的風雨才能真正的明白彼此。

推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