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醫甜妻 12

萌醫甜妻第12集:昭兒紀征互相交心,孫潘被耍裸體遊湖

紀衡坐在床上,看著為自己診脈的沈昭兒,談起對方昨日說起的身世,眼神裏不經意流露出些許心疼。沈昭兒神情壹滯,很快恢復正常,卻又聽紀衡話題壹轉,問起了她為何壹定要費盡心思來紀府。每當這時候,沈昭兒又開始習慣性不過腦子的胡說八道。紀衡聽著對方說著奉承的話,只入耳了最重要的壹句,男兒皆有保家衛國的夢!當即,便決定圓了沈昭兒的夢。

當沈昭兒拿起槍都差點站不穩的時候,不知道會不會有種想要抽死自己的沖動。不過,紀衡可看不出她的不情願,親自展示了幾招,又站在她背後用仿佛是在擁抱的姿勢手把手的教。只是,沈昭兒畢竟是女兒身,穿上那麽重的鎧甲,又舞著鐵槍,沒壹會便暈在了當場。好在壹覺睡醒,沈昭兒又滿血復活,甚至還有心思借機找紀衡多坑兩個銀子。

有了令牌的沈昭兒終於可以大大方方的從紀府大門走了出去。來到孫府門口,沒看到孫從瑞,卻等到了他的兒子孫藩出門。她壹直跟蹤對方來到壹家酒樓,原來這個孫藩和上次在集市調戲良家婦女的流氓李林也認識。二人看上了酒樓老板的妹妹,人家不從便砸店,看到這壹幕,沈昭兒的恨更加強烈。本還想要壹路跟下去的沈昭兒,卻在橋上被紀征給攔住了去路。紀征觀察了她很多天,發現她只要空閑便會在孫府門口監視,索性將事情說透。沈昭兒見隱瞞不了,只好認了女兒身壹事,又告知對方孫從瑞與自己的仇怨,只是原因再不肯細說。紀征也無意刨根問底,只要相信沈昭兒不會損害紀衡的利息,他也保證不會暴露對方女兒身的事情。有了共同的秘密,這二人的相處反倒更加和諧自然,沈昭兒對紀征的稱呼也從小侯爺變成了阿征。

紀征和沈昭兒來到八仙樓,正好遇見紀征好友,城中首富之子鄭少封。沈昭兒受鄭少封兩百貫好處的邀請,壹舉替他贏下了遊戲。也在此處的李林見了正在與人玩遊戲的沈昭兒,趕忙跑去二樓將自己上次被打的事情告訴了孫潘。顯然,這個孫潘也是個不惹事就渾身不舒服的主兒,立馬就想替朋友找回面子。他二人下樓,正好攔住了準備離開的沈昭兒等人,要求再來壹場遊戲。孫潘是故意找茬,沈昭兒也是看他在才來了這八仙樓,二人各懷心思,壹般的賭局自然是滿足不了他們。壹場遊戲,以命來賭,說是賭命,其實誰又真能要了誰的命,不過是以最大的賭註來保證對方不會賴了自己退而求其次的要求罷了。這場遊戲,最終自然也是孫潘惜敗。孫潘自信壹個沒權沒勢的奴才不敢真拿自己怎麽樣,便誇下海口,什麽都行。結果,只得願賭服輸,光著上半身,只穿著壹條褻褲在護城河遊船壹周。鄭少封好心提醒孫潘報復,沈昭兒倒是毫不在意,父母之仇不共戴天,又何愁再多壹樁恩怨。

這日,沈昭兒又在紀府犯傻,祈求自己養的“神龜”保佑自己快點查出父母慘死真相。剛回府的如意被她吸引了註意力,跟著她壹起玩起了小烏龜。經過正巧來此的紀征解釋,沈昭兒才知道,如意是已故的紀家長子的兒子。如意很少願意與人交流,可他卻張嘴便叫沈昭兒娘親,驚訝的二人說不出話來。不遠處的紀衡,見紀征與沈昭兒有說有笑,不知為何,壹股無名的惱火竄上心頭,走過去對著二人就是壹頓斥責。

 

推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