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醫甜妻 15

萌醫甜妻第15集:斷袖之癖坊間傳,紀衡做媒斷謠言

紀夫人傳召沈昭兒,非但沒有任何怪罪,反而讓她多保重身體,好好照顧紀衡。然而陳無庸想要除掉沈昭兒的心思絲毫無減,眼見紀夫人如今反而要他好好保護沈昭兒,怕是他已經在想要如何才能借紀夫人之手,徹底除掉沈昭兒。孫潘這邊也在加派人手探查沈昭兒的身份,只是沈昭兒壹直在紀府甚少出門,壹時也查不出什麽。其父孫從瑞也因此事對紀衡不滿,想要與其鬥上壹鬥。而紀衡這邊,因為瘟疫橫行,民不聊生想要減免稅務,增加富人稅。這壹舉動,自然需要孫從瑞的應允,否則壹旦他橫加阻撓,此事定然難以執行。

這日,紀征約沈昭兒出府。在他們第壹次相遇的橋上,紀征送給沈昭兒壹塊隨身的玉佩。如果以後沈昭兒遇到任何麻煩,只要出示玉佩,便可拖延時間等到紀征來救她。這塊玉佩,是紀征身份的象征,其貴重自然不必多說,沈昭兒推脫不過,只好收下。隨後,紀征便讓沈昭兒帶著自己到處逛逛,身邊陪著的是紀征,可是沈昭兒心裏想的卻是要帶些什麽送給紀衡。

與此同時,紀衡也得知與紀征傳出不雅傳聞的男子就是沈昭兒,二人今日更是前後腳出府,頓時怒上心頭。他坐著馬車在街上四處尋找,正好看見紀征拉著沈昭兒的手。紀衡壹路跟隨,發現紀征和沈昭兒在壹處酒樓看艷舞。其實,他們二人並不知道此時此刻,這裏表演的是艷舞,只是紀衡卻不管這些。面對紀衡的質問,沈昭兒猜測對方是害怕紀征會和自己有什麽斷袖之癖,連忙又裝出好色的模樣。如此,倒也確實打消了紀衡的疑慮。告別了紀征,沈昭兒坐上紀衡的馬車壹同離開,她正掀開車簾給紀衡說著街上好玩的事物。迎面走來的孫潘正好看見了從馬車裏探出頭的沈昭兒,這個孫潘並未見過紀衡,只仗著自己父親的身份不知天高地厚。主動攔下紀衡的車,之後受了沈昭兒幾句挑釁,更要差遣下人強行帶走對方。可惜還沒有靠近半步,孫潘與隨行之人皆被暗中保護紀衡的侍衛以劍抵頸。

此間事了,沈昭兒正與師傅丁誌研究草藥,突然壹家丁前來求醫,又巧遇手指受傷前來診治的康寧兒。不論康寧兒如何威逼利誘,沈昭兒也不為所動,堅持先為家丁治病。這件事沒過多久便傳入了紀衡耳中,平日裏壹直好色貪財的沈昭兒竟然不為權財所動,壹心只為救人,這讓紀衡對沈昭兒大為改觀。只是紀衡越是覺得沈昭兒好,當他想起紀征與她的傳言,回想紀征拉著她的手就越發覺得礙眼。隨後,紀衡同時傳召二人,當著沈昭兒的面給紀征介紹世家女子。紀征自然是不願意的,紀衡便問沈昭兒的想法。這件事,在沈昭兒心裏,根本與自己無關,她老實說了自己的想法,自然是有人歡喜有人愁。

紀衡這壹舉動讓紀征不明何意,倒是沈昭兒猜出了壹二。怕是紀衡在試探二人,只因坊間壹直傳聞,沈昭兒以男子之身勾引紀征。聽到這樣的傳言,紀征不怒反喜,甚至想要借著話題向沈昭兒告白。只是正巧,紀衡再次傳召沈昭兒,打斷了二人的對話。沈昭兒即便再單純也能看出紀征怕是對自己有意,不論猜測是否正確,未免誤會,她還是決定遠離紀征。

推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