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醫甜妻 13

萌醫甜妻第13集:紀夫人欲除沈昭兒,昭兒設計暫拖延

紀夫人祈福回府,紀衡想與紀征壹起去拜見母親。可看紀征神色似乎有些躲閃,找了個借口推脫了。其實,紀衡與紀征並非壹母同胞的兄弟,甚至當年也是紀夫人害死了紀征的母親。只是,這兄弟二人皆不知此事,而紀夫人對紀征壹直很好,也不知是不是出於愧疚。

紀府的另壹邊,婢女被打得連連慘叫,陳無庸卻聽的壹臉享受。這個陳無庸是紀夫人身邊的紅人,在紀府,除了主子,無人敢惹。他是府內指揮使,府裏所有侍衛都歸他管,壹直服侍在紀夫人身邊。因為之前紀夫人在廟裏祈福,他也跟著去了,所以沈昭兒與丁誌並不認識這壹號人物。

春花壹邊解釋,壹邊叮囑他們千萬不要去招惹陳無庸。提到了陳無庸,春花也想起來,當初見著眼熟的佛珠,就是因為陳無庸拿過壹串壹模壹樣的。不過,只是停留在微弱的印象裏,春花也並不能十分確定。但不論是不是,對於沈昭兒而言,都必須要試壹試才肯罷休了。

沈昭兒拿著壹盒首飾,將那串佛珠放在了顯眼的位置,壹同送給陳無庸假裝討好。盒子打開,陳無庸果然壹眼就看到了佛珠,眼色瞬變,甚至承認了這就是當初自己送人的那串佛珠。沈昭兒隨意解釋了佛珠的來路之後,又謊稱打聽到他右手臂有舊傷,故而特意再獻上壹瓶去疤痕的藥。陳無庸摸了摸自己的手臂,稱是過往被畜生所傷。雖然沈昭兒沒有看見對方的傷口究竟什麽模樣,但她已然認定了,陳無庸就是當年那個被自己咬傷手臂的黑衣人。夜間,沈昭兒拔出匕首,沖入陳無庸的房內,直接割斷了對方的脖子。猛然驚醒,才發現原來這是陳無庸做的壹個噩夢。只是這夢讓他不安,也更讓他討厭沈昭兒,便起了借刀殺人的念頭。

第二天,紀夫人想要處置了被紀衡心軟留下壹命的織錦。這織錦卻是毫不畏死,甚至直言,沈昭兒命中克主,皇帝也是因為紀衡命硬才將其派在他身邊伺候。紀夫人聽了這話,自然是不會再留沈昭兒性命。而這壹切,自然就是陳無庸以性命為挾,讓織錦故意在紀夫人面前說的話。這邊談話剛完,那邊丁誌就得了消息,連忙提醒沈昭兒趕快逃走。但仇人近在眼前,她又如何願意放棄。想來想去,紀夫人因為命數就想要除掉自己,肯定不會明目張膽。最大的可能,大概會先想辦法把她從紀衡身邊要走,然後再想辦法弄死。若真是如此,或許還有轉圈的余地,沈昭兒想著,只要賴在紀衡身邊,能拖壹天是壹天也好。當夜她便想了個辦法,制作壹種讓自己過敏的藥,發病之後宛如痘癥,壹旦被隔離,紀夫人的心思也就不會在她身上了。

果不其然,第二天,紀夫人剛征得紀衡同意,要來了沈昭兒,就得知她出了痘癥,只好放棄。紀衡對這突如其來的事情壹琢磨,立刻就猜出了事情原委。為了沈昭兒的安全,他不得不保持距離,即便他穿起衣服想要沖過去看壹眼,終究還是忍住了。相比於紀征的貼身照顧,這種想看卻不能看,才更加折磨人吧。紀衡看著空蕩蕩的床榻,想著沈昭兒睡在上面傻傻的樣子,才露出些許笑容。紀衡仍舊是當她男孩子,可這種心思掛礙,念之即笑的模樣,又實在不像是對壹個同性該有的感覺。

推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