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醫甜妻 11

萌醫甜妻第11集:二人集市壹天遊,沈昭兒喜得紀府令牌

沈昭兒穿梭在集市中,滿心滿眼都是懷中,紀衡賞他的銀錢,壓根沒在意前邊有什麽人,直到被壹只手抓住,她才看見站在自己身前的紀衡。昨天,沈昭兒和他說了集市許多好玩的東西,熱鬧非凡,看紀衡的表情也知他是從來沒來過集市。眼下,他解釋自己是來體察民情,也著實沒有幾分可信度。不過,未免生亂子,還是要低調行事,紀衡讓沈昭兒為自己換個稱呼。誰知,那沈昭兒想來想去,想了個大黃。紀衡嫌棄那是狗的名字,卻又允許她叫自己小白。這大黃與小白,怕不是只有大狗與小狗的區別了,沈昭兒卻是上了癮,小白小白的叫個不停。

二人在街上走著,沈昭兒在壹個首飾鋪子停下,拿著壹個簪子愛不釋手。再擡起頭時,對上的便是店家和紀衡不可思議的眼神。沈昭兒連忙解釋,可以送給心上人。正好看見旁邊有個陌生女子,她便想要讓人幫自己試戴,這壹戴,就戴出了麻煩。不知哪裏冒出來的富家少爺過來調戲這個女子,壹個不留神被沈昭兒踢中了最脆弱的地方。沈昭兒轉身拉著紀衡就跑,卻還是被對方追上了。她下意識的擋在紀衡面前,卻反過來被紀衡拉至身後,三下五除二便搞定了這批無賴。沈昭兒看著紀衡,眼裏簡直要發光了,連連說著要請紀衡吃飯。到了酒樓,紀衡看著沈昭兒慘不忍睹的吃相,覺得自己過往還在想她那麽像是個女人,這個念頭實在可笑。沈昭兒壹聽,竟然帶著紀衡去買春宮圖,以此來徹底斷了紀衡這種想法。店家為了賣出圖,更是誇口節帥乃自家常客,自己還有節帥的畫像。那畫像壹展,畫中人實乃與張飛無異,氣的紀衡轉身便走。

隨後,沈昭兒討好的又帶著紀衡來到了萬紅樓,故意在他面前摟著姑娘喝花酒。之後,又找個借口將紀衡壹個人丟在房裏,自己去找萬紅姨。正巧,萬紅姨將上次許勁送回的手帕還給了沈昭兒。雖然不知道是不是有人發現了自己的身份,不過暫時看來也沒什麽特別的事情,沈昭兒也就沒有放在心上。這邊還沒聊上幾句,外面就傳開了紀衡大發雷霆的聲音。沈昭兒連忙趕去,跪在地上壹通半真半假的解釋。看紀衡的氣稍微消了壹些,沈昭兒又開始得寸進尺,想要壹塊自由進出紀府的令牌。紀衡嘴裏拒絕的幹凈,可是回到府裏,他還是給沈昭兒準備了壹塊令牌。這令牌,整個府內擁有的人都不超過十個。這足以說明,現在的沈昭兒擁有紀衡完全的信任。

紀衡的信任和對沈昭兒態度上極大的轉變,卻讓紀征逐漸開始不安起來。他不清楚沈昭兒女扮男裝混進紀府到底是什麽目的,只是如今,看著兄長與沈昭兒越來越親近,開始有了壹些憂患。若是日後,紀衡真會因為他的隱瞞而受到傷害,這是紀征不論如何也不願意看到的。但他又不願意直接拆穿沈昭兒的身份,只得自己暗中調查。

推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