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醫甜妻 06

萌醫甜妻第6集:淑夫人不慎露馬腳,沈昭兒迫切查卷宗

被丟入池中的沈昭兒,無論怎麽掙紮都無濟於事。甚至開始出現幻覺,想象著父親讓她好好活著,可她卻辜負了父親。就在她想要放棄的時候,忽然感到壹雙手拖著自己往岸上遊去。沈昭兒睜開眼看見的第壹個人是紀征,但他坦誠不是自己救了沈昭兒。當眾人聚集詢問究竟是誰救人,他竟與眾人說是池中的神龜救了沈昭兒。而整個紀府,也只有紀征和盛安懷知道,這所謂的神龜其實就是紀衡。在旁的淑夫人安慰了壹句,可沈昭兒事後想起來卻又覺得她當時神色有異,似乎有壹瞬間露出了失望的表情。眼下,沈昭兒死裏逃生,想要找到父親死亡真相的心情更加迫切。只盼事成之後盡早離開紀府,再這麽待下去,她怕自己幾條命都不夠死的。

壹大早,沈昭兒就在自己房中吐槽著紀衡太不體恤自己,就看見他找來了。面對紀衡,沈昭兒永遠都是那副可憐巴巴的小狗腿兒模樣,只不過她這樣的舉動並不會讓人生厭。紀衡卻沒有心思與她廢話,上來就直奔主題詢問昨夜兇徒可有線索。沈昭兒回想自己昏迷被兇徒扛在肩上的時候,憑著那熏死人的狐臭,便認定了對方是丁大力。可紀衡壹句丁大力已經死了,著實讓沈昭兒吃了壹驚,不禁暗嘆幕後黑手殺人滅口的速度也太快了。丁大力死前留下壹封遺書,明言自己是畏罪自殺。沈昭兒向來害怕紀衡,若是此時向他坦白壹切就必須要說出自己腰帶被人藏有寸斷壹事。她害怕紀衡不信自己,反倒招致殺身之禍,索性裝傻不再追究。眼看事情不能再拖,沈昭兒當即就設計偷溜進了紀府甲庫,想要尋找沈青雲的卷宗。可惜,卷宗沒找到還差點被人發現,又是靠著紀征才躲過壹劫。隨後,二人獨處時,紀征還是忍不住攤牌了,可沈昭兒卻是打死都不承認自己是女兒身的事實。紀征拿她沒轍,也只好作罷。只是,他開始更加好奇,沈昭兒壹個弱女子孤身潛入紀府到底是什麽目的。

紀衡書房裏,沈昭兒照舊扇著扇子,心裏卻想著白天遇見淑夫人的事。當時,淑夫人問她後腦挨了壹棍子,身體可有何礙?本是壹句再正常不過的關心話,可問題就在於,除了兇徒和沈昭兒,旁人是不可能知道自己挨了壹棍子,她從未和任何人說過。如今淑夫人竟然知道此事,也就意味著,她就是幕後黑手!沈昭兒想著自己的懷疑,考慮著要不要告訴紀衡,可惜苦於沒有證據,怕是說出來對方也不壹定會信她。沈昭兒最終還是按耐住自己,等查出證據的時候再說不遲。

胡思亂想的沈昭兒忽然發現紀衡的目光落在了角落的案臺上,那裏本來應該放著壹盆花。壹盆壹旦全部雕謝,沈昭兒也要跟著沒命的花兒,只是現在這盆花被她給偷走了。沈昭兒不斷用扇子擋住紀衡的視線,紀衡也不戳穿,反而故意到處走動嚇唬她。看著她小心翼翼又討好的笑容,紀衡忽然覺得很有意思。也許,連他自己也不知道,沈昭兒在他心裏發生了什麽變化。

推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