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醫甜妻 05

萌醫甜妻第5集:淑夫人秘密初顯,沈昭兒遇襲落水

護住春花逃跑之後,沈昭兒也拔腿就跑,那些欺人的丁大力帶著人在後面追。正巧紀征路過此處,壹眼便認出了女扮男裝的沈昭兒。他不及多想,便立刻挺身相救。誰知丁大力那些人不識紀征,揮手便打。沈昭兒反將紀征護在身後,額頭結結實實挨了壹下,見了血。及時趕來的許勁告知眾人紀征的身份,這才平息了這場鬧劇。在得知自己心心念念的人竟然就是府中的田七,紀征心中驚訝卻也並未揭穿對方身份。

傷口敷藥之後,接著伺候紀衡的沈昭兒忽然提及沈青雲,讓對方誤以為她心存不敬,二人再次不歡而散。之後,紀衡從盛安懷口中得知沈昭兒額頭受傷真相,不明怒火再壹次竄入心頭。這時,康寧兒借口丁大力是自己家裏帶來的奴才,特意來與沈昭兒道歉,實則借機探望紀衡。可惜,落花有情流水無意,只落得被打發的結果。沈昭兒見此情形,又忍不住嘴賤,調戲了紀衡壹把。

原本正在對著鏡子梳頭的淑夫人得知康寧兒身邊的丁大力與沈昭兒仇怨更深,不知又在籌謀什麽,但只看婢女神色,便知絕非小事。淑夫人遣派了婢女出去辦事,便小心翼翼地拿出壹個錦盒中的玉鐲,如同寶貝壹般護在胸口。淑夫人似乎想到了什麽,眼中溫柔盡褪,剩下的便是滔天的恨意,喃喃自語著要為少主報仇。

夜間,沈昭兒又研制出新花樣來,指使著紀衡脫下上衣。輕衣落地,紀衡露出背後的壹道道傷疤。這是久經戰場的勛章,卻讓沈昭兒對紀衡又有了新的認知。艾灸熏體,沈昭兒看著那些傷疤壹時入了神,不小心燙著紀衡,惹來他壹聲輕喚。門口看守的奴才心中好奇,偷偷開了壹條門縫,卻正看見紀衡赤裸半身躺在床上,沈昭兒趴在他身上不知在幹些什麽。第二天,紀衡和沈昭兒的斷袖之癖就傳遍了紀府。紀征偷偷試探,眼見紀衡惱怒傳言,便看出對方還不知道沈昭兒是女兒身,這才放下心來。

次日夜裏,沈昭兒又研制出新東西想拿紀衡當小白鼠。紀衡眼睛落在了她的腰間,那裏掛著壹個梔子花做的香囊。他不信,沒有沈昭兒在身邊,就當真難以入眠,只當是香味安神。留下了香囊,譴走了沈昭兒,紀衡這壹夜便真的再次失眠了。他心中疑惑更深,為什麽只有她在自己身邊,才可安心入睡。想要抗拒這種依賴的紀衡,在享受了這幾夜的安眠,又哪裏能熬得住“誘惑”。紀衡同意盛安懷去傳喚沈昭兒,這才得知她失蹤了。紀衡表現的如往常壹般平靜,可最後,還是交代了壹句能救就救。或許在不知不覺間,沈昭兒在他紀衡的心裏已經開始與眾不同了。

整個紀府被人翻遍了也沒有找見沈昭兒的蹤跡,紀衡更是將身邊隨身保護的人都派出去尋找,就連紀征都親自去尋。黑衣人馱著沈昭兒東躲西藏,最後見實在出不去,索性將她丟入壹旁的池水中。被束縛雙手的沈昭兒壹點點的沈入水中,撒在水面的月光,離她越來越遠,原來越暗淡……

推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