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花開月正圓12集


那年花開月正圓12集在線:吳少爺贏得官司拿到賣身契,杜明禮捏造證據構陷吳蔚文。

  吳蔚文生氣地回房去了,吳夫人連忙心疼地去攙扶自己的兒子,可吳聘卻執拗地不肯起身,還說父親不答應,自己就壹直跪下去,吳夫人壹見,只好去勸自家老爺。

  吳聘倔強地壹直跪在冰涼的地上,時間壹長,眼看他快支撐不住了,周瑩便勸他去向吳蔚文認個錯,吳聘卻說,自己是在做自己認為對的事情,周瑩既心疼又感動,不禁再次流下淚來。

  吳夫人再三央求,吳蔚文就是不肯松口,稱既然是趕不走周瑩,就得讓她吃點苦頭,同時也讓吳聘吃點苦頭,借此殺壹殺周瑩的野性。吳夫人到底是心疼自己的兒子,苦勸之下終於讓吳蔚文同意了讓兩人回房。

  經過此壹番風波,吳聘和周瑩的感情迅速升溫,彼此都明了了對方的愛意,也都堅定了愛彼此的心,至此壹夜,兩人方才補過了洞房花燭夜的人倫之禮。

  趙白石沒有想到吳沈兩家竟然肯帶頭施粥,他讓衙役替自己邀了吳聘和沈星移過府,備了薄酒款待。沈星移當著趙白石的面說起周瑩的事,並拿出壹紙訴狀,稱要狀告吳聘拐帶人口,吳聘也將事情緣由略述了壹番,解釋說沈月生早已經口頭答應將周瑩轉給了自己,而且她如今已是自己的夫人,斷不可再讓她回到沈家,趙白石當即升堂問案。

  趙白石將周瑩傳上堂來,詢問她的意見,周瑩堅稱,自己就是死,也要跟著吳聘,趙白石見狀,便判定周瑩歸吳家所有,吳聘賠補沈星移賣身銀十五兩,吳聘當場將銀子交給沈星移,沈星移氣得當時便跳了起來,將銀子狠狠地摔在了地上,指著周瑩惡狠狠地說,總有壹天要把她再抓回來,說完便氣哼哼地下堂去了。趙白石早在周瑩壹上堂就認出了她便是那日女扮男裝在街上與那個洋人神父說話的女子,他本著父母官的心腸,勸誡了周瑩壹番,告誡她日後要謹守婦道,不可隨意拋頭露面,還搬出孔孟之言來,勸導了壹番,周瑩有心要氣壹氣這個多管閑事的縣令大人,便抱住吳聘,在他臉上親了壹口。趙白石見狀被驚得語無倫次,狼狽不堪地匆匆退堂了。

  拿到了周瑩的賣身契,吳聘高興萬分,如今,周瑩終於堂堂正正成為他的妻子,再也不用躲躲藏藏了,怎能讓他不高興?他滿懷憧景地對周瑩說,以後就安安心心留在自己身邊,跟著自己算賬做生意,兩人壹起將吳家東院發揚光大,做到陜西第壹,全國第壹,周瑩聞言也不禁心生向往。

  從此,只要吳聘在家看賬,周瑩都會在壹旁陪伴,壹次,她無意間看了吳家東院茶葉生意的賬目,就隨口給吳聘提了個意見,吳聘聽了覺得很有道理,便想要跟父親提議,讓周瑩去參加吳家每天在六椽廳舉行的晨會。周瑩早就聽說吳家東院的掌櫃賬房們個個精明能幹,如今聽說自己也能去聆聽他們的見解,自然是高興萬分。

  杜明禮捏造了壹份訴狀給了沈四海,讓他以此為據狀告吳蔚文,可那上面除了沈月生之死全都不是真的,沈四海有些猶豫,不想做這誣陷的勾當,杜明禮卻巧言令色地勸他說,這不過是些微手段,只要能為沈月生報仇就好。被仇恨蒙蔽了雙眼的沈四海咬了咬牙答應了下來,但他同時提了個條件,不能讓別人知道是自己舉報的,杜明禮壹口答應。

  沈四海得知沈星移偷偷調了壹百石糧食去賑災,氣得大發雷霆,將沈星移臭罵了壹頓,讓他去跑街。

  胡誌存見吳聘又恢復了過來,生龍活虎壹般,他也不禁心中懊悔,想要再去依附吳家,結果卻吃了個閉門羹不說,還被楊管家將以前兩家生意往來的賬目全都給結清了,事已至此,他還有什麽不明白的,知道自己這回算是把吳家得罪死了。回到家後,他告誡胡詠梅,以後不要再去吳家東院,胡詠梅不肯聽勸,負氣離開了。

  周老四在外頭遊逛了壹陣子,壹個人不好混,見女兒遲遲不來找自己,便找上了沈家,在大門外吵吵嚷嚷鬧事,非要他們還自己的女兒來。沈星移聽了稟報來到大門外,聽說周老四是周瑩的爹,壹時氣憤,就推了他壹把,周老四吐了壹口血倒在地上裝暈,沈星移連忙叫人去請大大夫。這時,兩個家丁擡著壹擔好酒從門外經過,周老四便說,給自己壹壇酒就能撐壹會兒,沈星移趕緊讓人拿給他,哪知周老四壹口氣便喝光了,還想再要,沈星移終於看出他是裝的,於是眼珠壹轉計上心來,提議帶他去下館子喝酒,周老四壹聽頓時雙眼冒光,壹下子就跳了起來。

推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