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花開月正圓05


那年花開月正圓05集劇情介紹:吳少爺沈家吊唁遭毒手,沈星移暗中行兇被拘捕。

  仵作根據傷口判斷,殺死沈月生的兇器,是壹柄很奇特的刀具,連縣衙的師爺都沒有見過這樣的刀,見多識廣的趙白石看出這應該是壹把西洋刀,他分析說,這個兇手多半是和吳家東院有仇,這場兇案也很可能是為了栽贓嫁禍。

  沈家為沈月生設了靈堂,吳蔚文讓楊管家前去吊唁,可吳聘卻想要親自前往,吳蔚文擔心沈家會對兒子不利,不許他去,忠厚的吳聘為了化解兩家的仇怨,卻不聲不響地背地裏去了沈家。

  沈家此時正是愁雲慘霧,壹片悲聲。吳聘到了沈家後,手撚三根長香跪在靈前真誠地說,自己壹定會查出真兇,還沈月生壹個公道。吊唁過後,吳聘起身準備離開。這時,沈星移得到通報匆匆從後院祖母房裏趕了過來,他站在廊下眼中冒火地盯著吳聘,努力壓制著自己心中滔天的恨意。

  吳聘看到沈星移的模樣,知道他對自己充滿了毒恨,因此並未與他搭言,轉身上轎離開了。沈星移不甘心就這樣放過吳聘,他悄悄帶著兩個家丁,換上了壹身黑衣,以黑巾蒙面,在吳聘回家的必經之路殺牛巷裏埋伏了,等到吳聘的轎子走來時,突然沖出,二話不說舉起木棒就打,吳家家丁猝不及防,被打倒在地,吳聘出來查看情況,被沈星移照著腦袋上狠狠地打了壹頓,倒在了血泊中。沈星移還要再行兇,吳家壹個轎夫見狀,爬起來壹口咬住了沈星移的右臂,沈星移吃痛放開了手,這時有人聽到聲音趕了過來,沈星移慌忙帶著人逃走了。

  周瑩本想跟吳聘告個別再走,但是聽說他出去了,就在院子裏等著,可這壹等就等了兩個時辰,她實在等不及了,就打算離開,剛走到大門口,就見兩個仆人擡著滿頭是血昏迷不醒的吳聘跑了回來,周瑩大吃壹驚,,哪還有心思逃跑,趕緊跟著回去查看情況。

  這時,吳家兩個擡轎的家丁跑到縣衙報了案,趙白石問過案情,得知歹人逃跑時曾叫了那個領頭的壹聲二少爺,並且那人的右臂被咬了壹口,就斷定是沈星移做的案,立刻便發下火簽,將他拘到了縣衙。

  沈星移自然是百般狡賴不肯承認行兇,趙白石擼起他的衣袖,發現那被吳家家丁咬傷的地方如今卻是壹片燙傷,不禁冷笑。他派衙役在沈家仔細搜查了壹番,終於翻出了沈星移行兇時所穿的衣服,誰知沈星移依舊不肯承認是自己所為,趙白石便下令對他動刑。沈星移知道自己所犯的鬧不好就是殺人大罪,因此咬緊了牙關拒不認罪,趙白石只好將他暫押大牢。

  沈四海買通牢頭到大牢裏看了沈星移,見他被打得皮開肉綻渾身是血,而且還發著高燒,他不禁憂心如焚,當場急得流下淚來,卻又無計可施。

  胡誌存得知了吳聘被打傷的消息,便立刻讓管家去請了壹位姓董的名醫,帶著他匆匆趕往了吳家,可是董大夫看過之後卻也無可奈何,胡詠梅為此焦急萬分,她跪在佛龕前虔誠地禱告,許下若是吳聘能夠醒過來,自己情願折損陽壽,然而那木雕泥塑的菩薩又怎能允她所求?

  吳蔚文為兒子請了西安的名醫來診治,可是老先生把過脈後也不敢擔保,吳蔚文萬分憂急,猶如百爪撓心。他的三個弟弟聽說自己侄兒出了事,紛紛前來探望,吳三爺夫妻則是帶著自己的兒子吳遇過來的,這夫妻倆見大哥的獨子壹只腳踏進了鬼門關,不禁打起了東院這片家業的主意,兩人死皮賴臉地非要將吳遇留在東院。吳蔚文夫妻倆從弟妹的話裏話外聽出了壹絲迫不及待,心中很是反感,可是那兩人的熱情又讓人不好拒絕,只得將吳遇留了下來。

推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