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局中局S2EP03

古董局中局S2之鑒墨尋瓷EP03:許願意外救下鐘愛華,二人前往運輸公司調查

藥不然走在路上,遭幾人持刀挾持,關鍵時刻龍王出現救下他。藥不然打電話感謝細柳營出手相助,細柳營說是龍王心軟多管閑事,跟他無關。藥不然知道細柳營這是在監視自己,於是警告他這是老爺子安排的事,最好別盯梢,否則吃不了兜著走。

許願去河南散心,他和黃煙煙在車站依依不舍道別。老朝奉打電話質問藥不然鄭州的水路是怎麽回事,藥不然如實相告是下遊的小蝦米被網了,嘴不嚴把這條線捅出去。這條線交給藥不然沒幾天就出事,老朝奉不禁數落藥不然辦事不謹慎,安排他親自去壹趟鄭州,因為許願已經在鄭州,必須要斷得幹幹凈凈。

許願來到鄭州,找了個旅館住下,之後找到大眼賊提供的鄭州書院街三十三號附近,只是那裏大門緊閉,於是向旁邊小賣部的大姐打聽情況,卻沒有獲得有用的線索。許願在三十三號對面樓上監視,趁對面的人離開後,偷偷潛進去,正在翻找東西時,忽然傳來動靜。許願趕緊躲進衣櫃裏,在沒有聽到動靜後便從櫃子裏走出來,沒想到的是藥不然在後面等著他呢。

二人見面頓時打了起來,不過許願在看到藥不然的時候,就肯定這就是他們的賊窩。藥不然沒有否認,承認許願看到的壹切都是真的,自從鄭州這條水路被許願發現後,老朝奉就命他速將這條線索掐斷,並且做了偽裝迷惑許願。許願明白老朝奉是用障眼法,拿這裏做掩護販賣假贗文物。

許願打電話給方警官,自責沖動來鄭州找老朝奉,現在把大眼賊提供的線索搞砸了,但此次見到藥不然,因此肯定鄭州有老朝奉的窩點。方警官提醒許願這件事要從長計議,遠沒有他想的簡單,讓他先回來再說。許願準備退房離開,正好遇上兩人在光天化日之下追壹記者鐘愛華,要搶他手中的香爐。許願出手相助,救下鐘愛華。

為了感謝許願的救命之恩,鐘愛華請許願吃燴面,講述他是想要寫壹篇關於鄭州文玩市場亂象的報道,已經跟了那家店好幾天,可惜差壹點就能揭露曝光。許願勸鐘愛華,真贗之爭都是悶在行裏邊自個解決,找媒體曝光是壞了行規的大忌,勸他還是放棄。鐘愛華不會放棄,因為他的中學老師聽說文玩能升值,就去那家店轉悠,被老板用香爐騙了,那可是老師壹輩子積蓄,好好的壹家子,就被這幫賣假貨的給毀了。

鐘愛華這麽做不光是給老師出氣,主要是為了揭露現在的贗品市場,而揭露真相是記者的天職,要真能避免老師那樣的悲劇再次發生挨打也值了。鐘愛華對許願早有耳聞,是佛頭案的英雄,也是自己的偶像,還提出要給許願寫壹封專訪報道。許願婉拒,並坦言這趟來鄭州跟鐘愛華的目的差不多,只不過遇到了死胡同。

許願帶鐘愛華來到樓頂分析他們是怎麽利用這個地址進行交易的,來來回回就這麽幾個人,屋主和老婆孩子沒問題,還有郵遞員。兩人跟著郵遞員來到壹個地方,在門口看到有紙箱,外面還有壹些白色的泡沫塑料,說明裏邊就是放易碎的古董,箱子外邊還寫著震遠運輸,應該就是他們專門負責運輸贗品的公司。

打探到消息,許願決定先回北京,上報給協會研究下壹步策略,等時機成熟還會再回來。鐘愛華勸許願趁熱打鐵繼續查下去,否則怎麽對得起明眼梅花和五脈的去偽存真。許願為此決定多待幾天。

藥不然跟老朝奉匯報,百瑞蓮拍賣行有個叫陳達誌的人想跟他合作,為了擡價,生生把壹對乾隆年間的粉彩瓶子給砸了壹只。老朝奉表示盜亦有道,毀古董的事絕對不能做。藥不然已然拒絕了陳達誌,趁機提起想跟老朝奉見面。老朝奉沒有同意,藥不然現在正好在鄭州,安排他去村裏看那批貨,因為許願不是善罷甘休之人。

許願和鐘愛華趁夜來到震遠運輸調查,鐘愛華心急用照相機拍了壹張照片,閃光燈亮起引起別人註意。兩人恰好躲在壹輛車上,車子正緩緩地開出運輸公司。許願告訴鐘愛華壹個好消息和壹個壞消息,好消息就是這輛車帶他們去造假工廠,壞消息就是車上的土是墓葬土是埋死人的,並且給鐘愛華普及這些土是做舊制假古董用的。

推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