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局中局S2EP02

古董局中局S2之鑒墨尋瓷EP02:孫老板買到贗品跳樓自殺,藥不然被人持刀劫持

許願到孫老板家裏鑒定壹個青花瓷瓶,為了買這個瓷瓶,孫老板可是把廠子都抵押出去,雖說之前請過幾個專家看過都說是真的,但他還是信許願,因為許願是佛頭案的英雄。許願跟孫老板提到氣泡,這個瓷瓶不光是分布均勻明顯,而且還鮮亮生動,透著彩色光,這就不對。孫老板傻眼了,這個瓶子可是有五脈鑒定證書,還給許願看鑒定證書,說是藥不然給他的。

此時,藥不然正在沈老板家鑒定壹幅字畫,肯定是鄭板橋的真跡,之後又故意都囔真跡不止壹幅。沈老板追問是什麽意思,藥不然表示李秘書給的壹萬塊過場費只能說到這裏。沈老板感覺他們二人在合夥算計自己,藥不然再說這張鄭板橋是揭二層,就是將古畫蒸透,用極細的竹絲,像揭郵票壹樣壹張壹張把古畫揭開,他有個方子可以讓這幅畫價格翻倍。沈老板明白藥不然的意思,趕緊從包裏拿出壹疊錢。藥不然這才說道沈老板把市面上所有的墨竹圖全都收了認了假,那這張就是唯壹的真跡,價格肯定壹飛沖天。

就在這時陳老板推門進來,指責藥不然就這麽會功夫賺了兩家的錢。藥不然毫不示弱,陳老板先下狠手辦事不地道。藥不然接到孫老板興師問罪的電話,許願搶過電話跟藥不然通話要求跟他見面。藥不然提醒許願做好自己本分的事,少摻和江湖上的事。許願必須要跟藥不然見面,藥不然就說新街口茶樓相見。許願著急走到樓下喊煙煙去那家茶樓,只見孫老板從樓上跳了下來,砸在樓下的車頂上,頓時七竅流血而亡。

許願配合警察調查,說明他跟孫老板見面的經過。最近發生好幾次自殺惡性案件,都是跟古董古玩有關,造成了惡劣的社會影響。方警官負責調查,而他去了許願說的茶館,了解到藥不然壓根沒去過,許願是被騙了。

五脈大會,許願姍姍來遲。劉會長稱前任老族長許壹城身懷大義,提議許願為許壹城敬上壹主香,告慰許壹城的在天之靈。劉會長發表講話,五脈掌管五門術業,如今經濟形勢發生很大變化,五脈也要順應潮流進行轉型,他以五脈族長和中華鑒古研究會會長的身份,正式宣布五脈將轉型做拍賣行。今日商量轉型之後的管理者,按照老規矩投香問爐。以往投香問爐是五脈選舉大族長的儀式,推薦哪壹門就往香爐裏投,白字門就許願壹根獨苗,許願也面臨投票。

其他四門各自得了壹票,許願昨天答應劉會長就說是來看熱鬧,今天他可是帶來了東西,包括五脈各門,這些東西都是老朝奉做的贗品,可五脈竟然有給這些贗品出鑒定,現在覺得去偽存真這四字有些諷刺。

藥二伯有意見,認為許家和老朝奉的私人恩怨不能算在五脈的頭上。許願很憤怒,孫老板就是買了老朝奉的贗品跳樓死在自己眼前,手中拿的還是藥家的鑒定書。許願承認老朝奉害死爺爺是私仇,但老朝奉做了這麽多假貨贗品坑人害人就是公害。許願明確五脈不管的事,自己會管到底,說完還當著這些大家長的面壹錘子砸爛了那些贗品。

劉會長找許願說話,明白他今天這樣做的意思,只是社會變了,五脈協會得轉型改革,這樣做壹定要觸動壹些人的利益和勢力,搞不好整個古董界會有壹次大的洗牌,希望許願不要輕舉妄動,擔心節外生枝。許願理解為劉會長是怕他添麻煩,承諾不管是打假還是捉老朝奉都會以個人名義,跟五脈沒有任何關系。

藥不然給陳老板講述瓷瓶的價值,陳老板是直接砸碎瓷瓶,這樣認了孤,價格至少翻三番。藥不然從陳老板家離開,路上卻被幾人持刀團團圍住。

推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