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24 | REBORN 24

姜淮已死,路銘嘉應這次行動受到表彰,邱冬陽應這次行動失去了生命。馮瀟為邱冬陽整理東西,她看到邱冬陽電腦裏面的資料。路銘嘉奇怪為何這次沒有給胡壹彪記功,胡壹彪並不在乎,開著車離開,隨後有壹輛黑色的車跟著他壹起離開。

路銘嘉來到平時吃炸串的地方,劉彌這時候回來,路銘嘉便說要和劉彌玩猜牌,劉彌根本就猜不出來。最後路銘嘉拿出壹張紙給劉彌猜,劉彌壹口就說出這是案卷目錄,劉彌根本就沒從事公安工作,壹眼看出這是案卷目錄,也就說明了劉彌見過案卷。

秦馳來到江邊找胡壹彪,現在程巖和姜淮都死了,七壹四案件的線索也就斷了。秦馳認為這麽多巧合壹定是有人指使胡壹彪,秦馳拿著槍對著胡壹彪,這時王局出現,他告訴秦馳這是他們的計劃,派胡壹彪來到支隊,因為他的面孔較生,就是為了保護秦馳的安全。七壹四槍戰後另有人去現場補槍,那人就是姜淮,秦馳陰差陽錯的留了下來,也就是敵人的路口。因為他們的計劃將邱冬陽搭進去了,現在姜淮和程老四都已經死了,所有的線索都已經斷了,對於七壹四案件組織上相信秦馳是清白的。

秦馳準備離開,這時路銘嘉打電話告訴他,七壹四案件的案卷已經找到。這本卷宗是七壹四那天,路銘嘉去救劉彌時被他拿走了,案卷裏面記載了所有關於七壹四案件的詳細經過。秦馳他們壹直在調查黑勢力團夥,根據案卷顯示,孫隊和呂隊負責部署,秦馳負責實施,為了保密隊裏面沒有人知道實情。當時是宮永年利用程巖的身份,設下埋伏,打算在龍華路倉庫殺害所有專案組成員。這本為未結的案子只有壹本案卷,沒有人知道這件事情,程巖因此用錄音威脅秦馳。

劉彌因為欠下賭債,想要用案卷去抵債,但是人家另有打算。路銘嘉想著劉彌並沒有造成後果,胡壹彪表示所有阻撓案子的所有人都應該被收押。秦馳看完案卷,認為可以開始打擊行動。

秦馳向王局路局匯報了行動計劃,他們是想調動西關分局的所有警力,去打擊宮永年所有涉嫌違法犯罪的窩點,如今的行動已經開始實行。秦馳這次匯報,他不僅僅是為了要總局的支援,他們是要津港市全城範圍內的所有警力的全力支持。

所有警局收到消息後,對黑勢力進行打擊。陳蕊打電話給秦馳,秦馳並沒有接,今天是陳蕊模擬考的日子,她今天缺考了,陳蕊擔心秦馳不再管她。這時秦馳回來,出於安全考慮,他讓陳蕊收拾東西去支隊住。秦馳知道陳蕊沒有去考試,他認為到了陳蕊這個年紀是應該自己選擇做決定。

如今公安向矛頭指向了宮永年,宮永年對手下說這陣風波過了就會好了,宮永年吩咐手下管好各自的人。宮永年的家人已經全部移居海外,警方掌握了國內所有和他有聯系的人,凍結了可能跟他有關聯的房產,但是還沒能查到宮永年的下落,不知他是否離開津港。

秦馳到了宿舍壹直沒有和陳蕊說話,他壹直在想著宮永年的案子,宮永年是壹切的源頭,他建議陳蕊借著這段時間,對已經的將來進行選擇。秦馳表示他會壹直幫助陳蕊,直到她不需要幫助,陳蕊說現在就需要幫忙,如何永遠留在總想踢開她的人的身邊,秦馳沒有回答便離開。

馮瀟為秦馳的身體健康來找夏雨瞳,夏雨瞳將秦馳的情況告訴馮瀟,現在秦馳有自毀的傾向,但是秦馳不願意點頭,他們什麽辦法都沒有。夜晚秦馳壹人在警局看案卷,胡壹彪讓秦馳去休息,秦馳不願意聽,這時路銘嘉將輪值的名單送來,但是這兩個領導壹個都不願意簽字。秦馳將門關上,放了他和程巖通話錄音。

推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