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樂 第4集

張知白身體抱恙,無法再為朝廷效力,只能上疏請求辭官,並建議調晏殊回京接替他的位置。趙禎很想念晏殊,得知劉娥已經讓人合議,有意讓晏殊回京,讓他更為開心。晏殊壹回京,趙禎馬上就找機會見晏殊壹面,跟他敘舊的同時,再談壹談國事。

曹丹殊得知母親要被太後召進宮,馬上就求母親答應,帶她壹同入宮,她很想見識壹下宮裏的壹切,看自己是否有望見壹下趙禎。曹丹殊雖然對趙禎壹心向往,但又覺得無論她如何的出色,也不能被太後召入朝廷為官輔助趙禎,她只能把自己的小小心願埋藏在心裏。

進宮的時候,曹丹殊終於得償所願,讓她跟趙禎有壹面之緣,心裏對趙禎的想法就更加堅定了,因此當場就犯了花癡,呆呆地看了遠去的趙禎許久。天聖八年,晏殊為貢舉出了壹道很有考究的題目,想借此幫趙禎找到有用之才,沒想到趙禎就真的遇上壹個可用之人歐陽修,而且只有歐陽修壹人看出了題意,答對了題目,深得趙禎的喜歡。

歐陽修得省試第壹名,非常得意地去衣袍店選最貴的衣服,老板壹看就覺得他是省試考得非常的好,才會如此得意。老板高價把衣服賣給了歐陽修,但許諾歐陽修,如果歐陽修再壹舉奪得了狀元,他便如數歸還歐陽修,還多送歐陽修壹些衣服。劉娥並不喜歡歐陽修,覺得歐陽修太過於年輕,更覺得歐陽修的詞太過於輕浮艷詞,會把宮中女眷給帶壞了,所以不想漲這個風氣。

宮中女眷抄錄歐陽修寫的在京城已經盛傳的詞文,被劉娥斥責,委屈地去趙禎那裏哭訴,因為她們不覺得她們抄錄的是壹些艷詞。呂簡夷等人聽了劉娥之言,在趙禎選狀元之時,有意詆毀歐陽修的不是,趙禎於是選了德行更為合適的其他人當狀元,把歐陽修的名次排在了第十四位。趙禎選定了狀元之後,特意去跟劉娥匯報壹聲,說明他是知曉了劉娥的意思,才沒有點歐陽修為狀元,而劉娥則因為趙禎沒有按照晏殊選的狀元自己選了壹個,心裏特別的高興。

歐陽修落第,曾試穿過歐陽修的狀元袍的王拱辰卻成了狀元,壹下子名氣就大了起來,京城的有錢人馬上派人來請王拱辰過府喝酒。歐陽修路過衣袍店,看到自己題的狀元袍三字猶在,心裏很是失落。王拱辰喝完酒回來之時,跟歐陽修提及了婚配的事情,歐陽修則表示自己已經在上京趕考之時,已經答應做婿家的女婿了。

曹丹殊跟女眷朋友們壹起學插花,聊起了婚娶之事,曹丹殊為家裏給她訂親壹心想要修仙的李植,心裏有些不滿卻又不想改變,她只感嘆自己不能嫁給喜歡的人,所以不在意嫁的是誰。曹丹殊覺得,反正嫁不了趙禎,嫁給李植也是壹件好事,至少自己嫁過去之後,不會被為難,日子也好過壹些。

明道元年,服侍李蘭惠的公公著急進宮見劉娥,把李蘭惠病危的消息告訴劉娥。劉娥得知李蘭惠病重,於是下旨升李蘭惠為宬妃,同時讓人把此事告知趙禎,只要求趙禎別在今日的元旦大朝會之上失儀,因為大朝會是萬國來拜的日子,而她則不去參加大朝會了。趙禎正在換衣服,準備去參加大朝會,得知李蘭惠病危心裏很是擔心,他沈默了許久才想明白了劉娥話裏的意思,所以強忍著心中的思念,去大朝會。

趙禎在朝會結束之後,壹直壹言不發呆坐在水榭那裏,楊懷敏想上前看壹下趙禎的情況,沒想到惹得趙禎大發雷霆,他非常的害怕,只能去告訴劉娥。劉娥得知趙禎的舉止,便明白他心裏的痛,於是把程琳起草的升李蘭惠為宬妃的稿拿去定稿送去永定陵。苗心禾得知趙禎的情況,非常擔心地想去給趙禎送大衣,怕趙禎身體扛不住,劉娥只能再次提醒苗心禾想清楚再決定。

苗心禾此刻內心非常的堅定,她想做宮中眾多無趣的女人之壹,永遠陪伴在趙禎的身邊,於是明確跟劉娥表明了自己的態度,然後便去找趙禎了。趙禎見到苗心禾,壹下子就忍不住抱著苗心禾哭了起來,之後才覺得自己很冷,跟著苗心禾回寢宮了。趙禎覺得在苗心禾面前,感覺特別的輕松,壹下子就把心中對李蘭惠的無奈和傷痛都說了出來,然後便把苗心禾擁入懷裏,把苗心禾變成自己的女人。

曹丹殊和李植的婚期將近,李植壹心想要修仙,於是把迎親之事也交給別人來代替,讓曹母很是不滿,但曹丹殊卻並不在意。曹丹殊表示,她不會讓曹家丟了面子,壹定會如期完婚,讓曹母不必為她擔心。結婚當日,李植被推進了婚房,可他卻不承認自己是曹丹殊的夫婿,因為他不需要取親也不需要女人。

推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