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世歡 第5集

李斐知道妙貞師太背上的劍是原沁河的破塵劍,便問原沁河情況,原沁河說她與妙貞師太無冤無仇,請李斐徹查此案。主持讓李斐將妙貞師太遇害壹案上報朝廷,還說妙貞師太事是雍帝胞姐升寧長公主,此時朝廷來了文書,給衙門安排壹名新縣尉,李斐十分吃驚。小鹿給大牢中的原沁河送飯,抱怨李斐混蛋,原沁河說此事不怨李斐。這時李斐帶著景辭過來,原沁河看見景辭十分高興,李斐說景辭是剛上任的縣尉,說縣裏緝拿追兇,稽查獄因等事交給景辭,景辭剛上任便提出見原沁河,調查升寧長公主壹案。

原沁河說她每次找升寧長公主,都是把見放到禪房外的案幾上,這次也是,沒有找到升寧長公主,她去跳水,挑完水,升寧長公主找她壹敘,喝了壹口茶便暈倒。醒來看見升寧長公主被她的劍所刺。景辭對原沁河的茶水感興趣,李斐說當時沒有註意到茶水。景辭猜測現場有第三人,升寧長公主驗屍單上寫明右手小指被人切去,出血並不多,由此可見,升寧長公主是在死後切去小指,小指沒有找到。原沁河說她愚鈍,想不出兇手為何切掉升寧長公主的小指,景辭說原沁河是夠愚鈍的,說完便離開,原沁河聽後十分生氣,於是說景辭仗著自己長得好看,就不把別人放在眼裏,景辭說就不把原沁河放在眼裏怎樣。

李斐陪景辭去驗屍,知道茶水被人下藥,茶水是銘心師太淮備的,李斐認為藥是原沁河下的,,因為銘心師太有眼疾。景辭說原沁河有武功,不需要多此壹舉下藥。李斐說不結此案,他擔待不起,景辭表示他來擔待。李斐覺得景辭不簡單,由景辭擔此案,他省心。

雍帝讓兒子德明亳王十日後離京,德明以為是景辭在雍帝面前告狀,他闖進端府見景辭壹事。雍帝表示不會怪德明,他讓德明去沁河興修水利,德明同意了。趙巖和鄴王殿下,慕北演壹起在酒樓喝酒,趙巖說升寧長公主遇害,雍帝派他去沁河查此案,鄴王殿下和慕北演聽後也要去沁河,長樂公主看見趙巖等人從酒樓離開,便讓侍婢雲朵去打聽他們去哪裏。付小涵告訴景辭,前幾天的刺客在鬧市出現,靠近沁河最大的酒樓玉福樓。景辭猜測刺客與端府的刺客是壹夥的。景辭給原沁河拿毯子,親自給睡夢中的原沁河蓋毯子。景辭打算離開時,原沁河突然醒來見身上蓋著毯子,便知道是景辭送來的,十分高興。景辭說毯子是李斐送的,原沁河白高興壹場。

景辭走出大牢說原沁河不是以前的風眠晚,不過現在的原沁河也不錯,不會再有仇恨和欺淩,痛苦和掙紮。夜晚,銘心師太給升寧長公主燒紙錢時,禪房有動靜。次日,銘心師太把此事告訴景辭,景辭相信銘心師太說的是真的。趙巖等人在去沁河的茶館遇見長樂公主。長樂公主對趙巖有意,趙巖卻問長樂公主怎會在這。銘心師太帶景辭去她煮竹筍的地方,對面就是升寧長公主遇害的亭子,那天銘心師太聽到呼的壹聲,景辭表示知道了。慕北演故意在長樂公主的茶裏下藥,長樂公主喝完茶沒多久就暈倒了。隨後趙巖派兩個人送長樂公主回宮,鄴王殿下和慕北演見趙巖對長樂公主如此上心,便覺得趙巖與長樂公主有戲。小鹿打開牢門讓原沁河逃跑,原沁河同意了。左言希知道景辭為了原沁河的案子,整日奔波,十分擔心景辭的雙腳。他對付小涵說,師傅留下的醫書,他猜測被師妹拿走了,可如今又不知道師妹在哪?能找到的話,景辭的腳就有救了。原沁河和小鹿躲到壹戶人家的院子,原沁河讓小鹿去外面看看情況,小鹿答應了。

推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