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世歡 第1集

雍國王妃景氏懷孕八月,回昭州省親,卻遭遇刺殺,王妃去世前產下壹子,取名景辭。五年後,知夏姑姑想盜了原夫人的女兒,想為王妃報仇,她打算殺了原夫人的女兒,卻不想少年景辭抱抱著原夫人的女兒,景辭讓知夏姑姑不要殺他懷裏的孩子,還說讓孩子以後跟著他,他給孩子取名叫風眠晚。本該仇人的壹對小兒女,就這樣生活在同壹屋檐下,壹轉眼就是十八年,從此開啟壹段兩世情緣。

昭王和景辭壹起下棋,他說昭州勢弱,夾在雍紀之間,上雍紀大戰,紀國大勝,欲派大將李源出使昭州,希望兩地聯姻。景辭對昭王義父說,這招雖然精妙,卻留下空門,授人以柄,指不定滿盤皆輸。門外的人讓昭王快點下定決心,景辭對李將軍說,雍國雖敗,卻未傷根本,這時得知紀國的使臣已在路上的消息。風眠晚到處抓雞時,知夏姑姑來了,風眠晚說景辭想喝稚雞湯,知夏姑姑讓風眠晚別忘記自己身份。風眠晚親自為景辭煮稚雞湯,景辭進入廚房告訴風眠晚少放姜,於是風眠晚切生姜,不小心切到手,景辭為風眠晚包紮傷口。風眠晚看著景辭,想起以前讓景辭喝稚雞湯的畫面。景辭喝了兩口稚雞湯,說不喜歡風眠晚做的飯菜,隨後讓風眠晚自己嘗壹下稚雞湯,風眠晚喝壹口想吐。風眠晚知道自己有諸多不好,可景辭愛護她,包容她,她想永遠留在景辭身邊,靜靜陪伴景辭。

王則笙見昭王,昭王見女兒王則笙善解人意,十分高興。昭王對王則笙說,景辭沒有想娶王則笙之意。魏總管讓風眠晚去前面幫忙,風眠晚同意了。趙巖拜見昭王,這時風眠晚前來奉茶,趙巖看見風眠晚仿佛看見清離。原來是王則笙和知夏姑姑在風眠晚的茶裏下藥,王則笙認為趙巖喝風眠晚端的茶中毒,即使是景辭回來,也不能放過風眠晚。王則笙和知夏姑姑見趙巖沒有中毒跡象,便知道風眠晚端的茶沒有毒。風眠晚把此事告訴景辭,景辭向風眠晚道歉,他應該早點回來,不讓風眠晚受到驚嚇,風眠晚抱著景辭哭。風眠晚練武時,聽見鷹叫,便過來制止。王則笙向風眠晚說明鷹的情況,風眠晚說景辭喜愛這只鷹,知夏姑姑讓手下打死鷹,風眠晚出手制止。鷹飛走後,知夏姑姑打風眠晚壹巴掌,風眠晚解釋,知夏姑姑卻與風眠晚打起來,王則笙故意控制住風眠晚,讓知夏姑姑好打風眠晚。風眠晚被打傷,這時鷹飛過來啄傷王則笙。

左言希為王則笙把脈,風眠晚跪在門外。左言希告訴昭王,王則笙的傷情後離開。知夏姑姑說此事因風眠晚而起,景辭表示他壹定向風眠晚問清楚情況。王則笙想起之前與知夏姑姑說的話,如果不能嫁給景辭,她便去和親,她自己也因風眠晚夾在她與景辭中間,更想除掉風眠晚。王則笙故意弄大傷口,昭王見女兒受傷,便讓景辭給他壹個交代。景辭出來,風眠晚向景辭道歉,隨後說鷹(小風)沒有錯,壹切都是知夏姑姑和王則笙有意找麻煩,景辭表示他相信。景辭搶走風眠晚手中的香囊,喚來小風後,親自把小風殺死,風眠晚十分傷心。知夏姑姑和昭王出來,景辭割傷自己的手,隨後跪著對昭王說,風眠晚的過錯由他壹人承擔,昭王趕緊扶起景辭,說不再追究了。知夏姑姑見景辭受傷,也十分難過。風眠晚安葬小風,還說為小風報仇。這時景辭過來問風眠晚找誰報仇,風眠晚表示找知夏姑姑報仇,景辭不讓去。風眠晚哭著說,不管景辭信不信她,都是知夏姑姑和王則笙故意害死小風,景辭表示信風眠晚,景辭說知夏姑姑對他有恩,他不能恨知夏姑姑。風眠晚說,如果景辭待她不好,她壹定恨景辭,報復景辭,景辭說小風是他殺的,要恨就恨他,風眠晚推了景辭壹下便跑開。

景辭見風眠晚不願吃飯,便打算重新給風眠晚找壹只鷹。左言希見趙巖,說他告訴紀國陛下,當年景飛遇害前誕生壹個孩子,趙巖聽後十分吃驚。風眠晚看見景辭為她找了只與小風很像的鷹,景辭送給風眠晚壹個香囊,風眠晚很高興。景辭讓知夏姑姑不要找風眠晚的麻煩。景辭帶風眠晚逛街,李源在馬車裏看見風眠晚,隨後拿起壹副女子花卷看。風眠晚在河燈的紙上向景辭示愛,還不讓景辭看,隨後兩人去放河燈。風眠晚故意說手帕不見了,趁景辭找手帕,挑起景辭的河燈,看見景辭寫的心意,不由得哭了。

推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