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約是愛02

大約是愛02:衛卿在樓上將張冉瑜和周是的對話聽得壹清二楚,看著周是興沖沖的去買安全套,不僅暗罵她多管閑事。衛卿打電話給住管讓他吵了周是,此時周是騎著車不小心摔了壹跤,但還是堅持壹瘸壹拐來到藥店,卻被告知方圓十裏的安全套都被買走了。好在藥店老板還有存貨,看到周是確實是急用,答應賣給了她救急。周是接到衛卿的電話,通知她被吵了由於,而且張冉瑜已經不是自己的女朋友了,這讓周是非常憤怒,堅決表示要找衛卿討個說法。回到房間後,衛卿向張冉瑜提出了分手,並且表明那天在江邊救自己的人根本就不是她。張冉瑜低著頭給衛卿解釋,不想衛卿已經翻過窗臺逃走了。周是回到酒店準備找衛卿理論,不想被主管和保安攔了下來。周是不服氣決定在衛卿的車邊等著他,正好看到張冉瑜追著衛卿出來,周是只好躲到了衛卿的車上。

衛卿開著車疾馳而去,周是躲在裏面苦不堪言。明誠給周是打電話,聽到電話的衛卿這才知道周是在自己車上。衛卿誤會周是在偷窺自己,要拉著周是去警察局。周是沒有辦法只好說出實話,自己是要找到自己的東西,而且東西就是衛卿身上。兩人在爭執中車子撞上了路上的石頭,衛卿生氣不已,周是壹看形勢不對趕緊往路邊的田裏跑去。衛卿追上周是將她推倒,周是幹脆將衛卿按在泥巴地裏上下其手,終於找到了他口袋中的粉色信封。衛卿這下子相信周是真的是在找東西,但是東西已經被他扔掉了,周是壹聽馬上就垂頭喪氣了。

明誠和同學們到了酒店,發現自己的房間是總統套房,但是周是的手機卻壹直打不通。明誠擔心周是有危險,於是和同學們出去找,正好遇到了受傷躲雨的張冉瑜。張冉瑜對明誠的關心很是感動,對他也產生了好感,但明誠還是和她保持距離。

兩人壹身是泥的從田裏出來,這才發現兩人的手機都沒有電了。偏偏這時候天下起了雨,衛卿說自己壹到下雨天就渾身沒勁,周是見狀又要攙扶又要背他的,弄得衛卿也沒有了脾氣。兩人便走邊聊天,衛卿這才知道周是準備在今天向青梅竹馬的人表白。衛卿調侃周是大學生就是不切實際的小男生,周是反唇相譏說他是老油條。衛卿見狀說起周是將自己按在地裏上下其手的情景,周是害羞的捂著耳朵讓他不要再說了。雨停了,天空飄過了流星雨,衛卿將周是拉倒自己的面前讓她心上,周是興致勃勃的要許下心願。衛卿說這種浪漫只是他們女生才會相信,大多數的男生根本就不在意。自己現在就有兩個願望,壹是希望車子趕緊來。衛卿的第二個願望還沒有說出口,公交車就過來了,兩人趕緊跳上車去。

衛卿和周是別扭的互不理睬,臨下車的時候,衛卿提醒周是要對今天的事情保密,因為在別人的眼中,上了他的車就和上了他的床是壹樣的。周是不甘示弱,說自己還不想當他的月歷女友呢。衛卿下了車之後給助理打了電話,助理說周是的同學只是過來觀星的,而且張冉瑜現在已經沒事了。衛卿知道是自己誤會了周是,於是通知主管讓周是復職,並且將周是的告白信找出來。

周是回到酒店得知衛卿已經安排了讓自己在這裏住下,但是她對衛卿壹點好感都沒有。明誠看到周是後責備她太不小心了,本來欣喜不已的周是看到他身邊的張冉瑜就沒了興致。周是和明誠等人壹起觀星,張冉瑜總是找足了借口不讓明誠和周是接觸,這讓周是很是郁悶。

衛卿回到房間洗澡,竟然發現自己的身體壹點反應都沒有,這讓他很是驚奇。衛卿躺在沙發上睡著了,睡夢中他有看到了地板上滿是鮮血的壹幕。助理將找到了告白信和戒指給衛卿送過來,衛卿意外的發現戒指和自己在被救的地方撿到的項鏈圖案壹模壹樣,難道真正救他的人是周是。

開學的時候到了,周是拖著行李箱回到學校。剛進校門就遇到了好友菲菲,菲菲覺得周是作為壹個美術生壹點都不會享受生活,周是苦笑說自己的學費要靠自己正,哪能和別人比。菲菲交了壹個有錢的男朋友高揚,高揚卻嘲笑周是的打扮很土,這讓周是更加郁悶。回到宿舍後,周是發現自己床上堆滿了室友的快遞箱,室友還嘲笑周是都快沒錢買材料了。周是和室友爭執起來,壹氣之下將室友的東西都扔了出去。

周是拉著行李箱跑出了宿舍,菲菲見狀讓她先住到自己租的房子裏,只是自己的室友也有點奇怪。

推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