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約是愛01

周是,壹個從來與幸運絕緣的女孩,在她對自我的認知中,她人生的好運已經在考上藝術學院的時候全部用光了。2009年,在學院的雲瑪獎學金的頒獎典禮上,周是好不容易姍姍來遲,從朋友的嘴中得知自己竟然獲得了獎學金,這讓她簡直不敢置信。在頒獎環節,周是看著眼前出現的衛卿,壹時間竟然晃了心神,這讓她不由得想起了兩人壹個月前的相遇。

壹個月前,周是作為壹個美術系的學生主動跑到雲瑪集團旗下的獨家酒店應聘實習,主管壹度以為她是沖著他們老板的,可是周是卻連他們老板是誰都不知道。周是請求主管壹定要讓自己在這裏幹到下個月28號,主管翻開日歷,發現下個月28日就是七夕情人節。

七夕節很快就到了,周是精心準備了告白的信件和戒指,她準備趁著今天向自己青梅竹馬的哥哥明誠告白。明誠是壹個天文專業的學生,他帶著其他幾個同學去周是所在的酒店觀星,大家都調侃他周是對他有意思,明誠嘴上不承認,說兩人只是單純的兄妹關系而已,但是他絕對不允許周是談戀愛。周是在酒店將信件和戒指藏在枕頭下,明誠打電話告訴她,他們在路上遇到了車禍,可能會晚點到。周是無比期待今天晚上的告白,祈求上天保佑壹定要成功。

明誠和同學在路上攔車,正好看到學校的校花張冉瑜坐著衛卿的瑪莎拉蒂疾馳而過。主管接到衛卿要來酒店後緊張不已,而此時周是還在為在酒店看到了心儀畫家的作品高興不已。主管帶著所有人手忙腳亂的準備起來,周是這才知道這個老板居然是個重度潔癖,而且還喜歡微服出巡。

主管帶著酒店的員工在大門口等候著,此時的衛卿已經來到房間,將所有的東西都打包扔了出去,然後重新換上自己帶來的床單被罩,他覺得這樣才是舒服的狀態。周是得知衛卿選擇了自己精心為明誠準備的房間暗自懊惱,她的戒指和告白信還在裏面呢。正好衛卿要求壹個隨身管家,主管將這個工作交給了周是。

周是到了房間的時候衛卿還在洗澡,她翻開被子找自己的戒指和告白信,可是早就已經沒有了蹤影。周是發現衛卿衣服口袋裏有壹個信封和自己的寶百姓壹模壹樣,剛剛拿到手的時候就看到衛卿站在自己的面前,驚慌之下壹巴掌按在了衛卿的臉上。衛卿只得再洗了壹次澡,得知周是就是自己的貼身管家後,衛卿給她提了兩個要求,壹是要求隨叫隨到,二是在他不需要的時候離自己遠遠的。

衛卿和張冉瑜壹起吃飯,周是站在不遠處伺候著。衛卿從粉色的信封中抽出壹條項鏈,問張冉瑜是否認識,張冉瑜表示自己不認識。衛卿拿出壹條雲瑪集團新出品的項鏈給張冉瑜戴上,張冉瑜趁勢拉住他的手,衛卿的身上起了紅色的疹子,他不動聲色的將張冉瑜拉開。周是壹直想著弄臟衛卿的衣服拿回自己的告白信,不想衛卿早就吃完了要去散步。

張冉瑜看著走在前面的衛卿,假裝自己妳感冒從背後抱著他,衛卿嘴上說著甜言蜜語,可是卻發信息讓周是趕緊將她拉開。周是及時出現將張冉瑜拉開,衛卿按照承諾給她壹百元,周是卻說自己的價錢是三百。

衛卿回到酒店洗澡,他想起自己身上的疹子。這麽多年,衛卿壹直深受自己過度潔癖導致的過敏癥困擾,可是他有不願意去醫院做檢查,所以不得不和人群保持距離。那天夜裏,衛卿因為和女友分手喝的寧酊大醉,站在橋邊上眼看著就要掉下去了,壹個女人將他拉了過來,等他醒來後,是張冉瑜站在自己的面前。衛卿回憶起自己對救自己的女人絲毫沒有抵觸,他壹直以為這個人是張冉瑜,但是現在自己斷定,張冉瑜不是那個人。

周是潛入衛卿的房間準備再次偷信的時候又被發現,這次衛卿把她當成了小偷要叫保安部,周是辯解自己只是為了找東西。衛卿將周是趕了出去,周是想到了求助張冉瑜。張冉瑜同意為周是偷信,但是提出讓周是幫自己買安全套,說是自己和衛卿的關系成不成就在今晚了,周是爽快的同意了。

推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