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狐 04 | Hunting 04

獵狐04集:吳稼琪想當警察的原因,警方王柏林都在找馬世才

吳父生氣吳稼琪不去自己找的金融公司上班,要不是她老師打電話說公安局提走了她的檔案,自己還被蒙在鼓裏,問她當警察是喜歡還是為了查清她媽媽被冤枉的真相。吳父坦言不是要阻擾,只是不希望她為了查清真相而放棄喜歡的專業,丟了自己的人生。

吳稼琪認真地回答吳父,選擇當警察是經過深思熟慮後的決定,再說她不是去當刑警,而是經偵警察,專門打擊經濟犯罪的,能避免更多像她媽媽壹樣的人蒙冤或者受害,這樣很有意義。吳稼琪向吳父保證,選擇警察這個職業壹定會好好努力,會令他和媽媽驕傲的。於小卉操作失誤導致客戶損失不少錢,被客戶痛罵,郝小強出現替於小卉解圍。夏遠接於小卉下班,想帶於小卉去看電影吃大餐。於小卉心情不好拒絕,夏遠決定回家後親自下廚給於小卉做壹頓大餐。回到家後,夏遠看到電視上采訪郝小強的新聞,正想換別的頻道時,於小卉阻攔,提起她今天被客戶罵,是郝小強幫忙解圍的。

警局裏,夏遠和楊建群分析案情,那天錢程挾持王柏林時,親口說買了克瑞的股票,可那筆錢沒有用來買股票而是匯入萬馬匯公司,之後這筆錢被打散匯出查不到記錄。馬世才的老婆常年在美國,懷疑馬世才是攜款出逃,但馬世才的老婆常年在美國,上次在衛生間發現的頭繩就是另外壹個女人的,不排除是馬世才的情婦。

夏遠親自去找馬老爺子了解情況,馬老爺子透露馬世才前段時間回來把他哥哥的身份證拿走,還給他留了壹筆錢,夏遠安排張小雷馬上調查馬世才的哥哥馬世元的身份信息。唐洪向王柏林請示,郝小強說要壹筆資金,王柏林只道已經給馬建設打過招呼。郝小強在河邊找到垂釣的馬建設,這個馬建設之前是發改委的領導。郝小強開門見山表示想要投資壹些新興產業,只是還存在壹些資金缺口。

馬建設明確自己已經退下來,無法幫忙。郝小強告辭離開,故意拿錯馬建設的垂釣工具。馬建設準備回去時,打開那個箱子,裏面是壹箱子的錢,回家又見郝小強等在樓下,於是請他到家裏談。郝小強表示需要五千萬的資金,馬建設只需要幫忙牽線壹些企業,並保證完全合法合規,還承諾會拿出百分之十五作為好處費給馬建設購買股票,只要他信任自己就由自己操作,保證只賺不賠。馬建設動搖了。

夏遠調查到馬世元的身份信息並沒有銷戶,於是安排張小雷查馬世元的票務信息,發現購買了壹張去珠海的火車票,推測馬世才是用馬世元的身份坐了昨天去珠海的火車,而去美國的機票是誤導他們。夏遠馬上跟珠海的警方說明情況,希望他們配合查案。但是排查了所有的機場、火車站、港口和賓館,並沒有發現使用馬世才和馬世元身份信息的人,夏遠懷疑馬世才是下了港口直接出逃了。其實馬世才壹直躲在情婦魏琳工作的北江動物園,他現在不但得防著警察,還得防著王柏林。魏琳覺得馬世才壹直這樣躲著不是事,馬世才答應魏琳,等過壹段時間風平浪靜,就把他們娘倆送出去。

夏遠分析馬世才購買去美國的機票是虛幻壹招,用馬世元的身份證購買去珠海的火車票會不會是想去東南亞。楊建群認為不管馬世才有沒有去境外,要做好兩手準備,國內線索不能放下,壹切回到第壹現場,重新排查馬世才的社會關系,將萬馬匯的經理提回來再詢問情況。

王柏林回到辦公室,意外吳稼琪竟然坐在他的位置上,吳稼琪詢問王柏林是否認識壹個叫黃月的人。王柏林明明就調查過吳稼琪的資料,知道吳稼琪是黃月的女兒,他自然不會承認。吳稼琪提醒王柏林,會慢慢地幫他回想起這個名字,坦誠黃月是自己的媽媽,現在的克瑞就是當年的大化,而媽媽就是當年改組上市的負責人,直言他不是不認識而是不願想起,警告他不要讓自己查到他跟大化的案子有關。

王柏林不想跟吳稼琪廢話,安排唐洪報警,吳稼琪表示她自己報警。楊建群去派出所,正好看見吳稼琪,向民警了解情況,提出跟吳稼琪聊聊,提醒她要是王柏林壹口咬定竊取了什麽機密,那她就會留下案底,這樣就無法當警察。吳稼琪問楊建群是否知道十二年前,有個大化交易案,有人泄密從中賺取暴利,她懷疑竊取機密的人根本沒有受到法律制裁,嫌疑人是錢程,只不過錢程也是被指使,而背後指使的人就是王柏林,因為之前的大化就是現在的克瑞。

那時王柏林大量購買大化的股票,之後又繼續增持,成為大化最大的股東,後來將大化更名為克瑞。這幾年王柏林做生意壹直帶著錢程,吳稼琪懷疑這是錢程竊取機密的回報。吳稼琪坦言當時股份改制的人就是她媽媽,而錢程是她媽媽的學生,事發後就下海。這些年,吳稼琪查遍了她媽媽身邊所有的人,最後壹個懷疑的人就是錢程,只可惜錢程跳樓。楊建群明白了,吳稼琪想當警察就是為了這個案子,提醒她有了入室盜竊的案底,想要當警察是不可能的。

王柏林見楊建群都在保吳稼琪,決定不再逼吳稼琪,安排唐洪當務之急先找馬世才,提醒他警察也在找馬世才,只要盯著警察肯定會有意外發現。

推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